— Rusian夜 —

[裴洛]遇到一个装逼队友是怎样的体验(奇怪的武侠)

设定继续延续《云醉世方传》(千万不要去看)

上一话指路:在武林大会上被队友卖是怎样的体验

这个设定我越看越喜欢,裴元鬼界模式真是太帅了!嘿嘿嘿,英雄救美

————————————

最近江湖不太平。

街尾巷口,小摊客栈,江湖人士聚在一起就开始窃窃私语。

“武林密令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

“各大门派围追堵截,贼人竟然跑了。”

“贼人是谁?”

“那人穿一身华丽的青色衣衫,面容清秀英俊,手持一柄碎影剑,便是现在江湖上恶名昭著的流云门头头——洛风!”

“贼人竟能在众多武林高手围攻下逃跑?!”

“嚯,那贼人厉害,比武时把武林盟主义子打伤不说,被少林通不通大师打了一掌,竟然毫发无损!”

“天呐,武林竟有如此厉害的恶人,我等小辈怕是混不下去了!”

“我现在走夜路也害怕呢!”

裴元站在小摊贩前买包子,听着武林人士的闲谈,表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已经笑出了声。

这些言语,传来传去,最后定然会让流云门成为武林公敌。

到时候定要好好查查这个门派出现到底意义为何。

此时离武林大会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洛风的伤许多都是刀剑划的外伤,恢复起来倒是快,只是胸口被打的那一掌让他受了内伤,只能每天调息一次静静养着。

今日路上行人不多。

来来往往几乎皆是佩着刀剑的武林人士。

洛风正靠着窗子拿着馒头喂咕咕咕叫着的白鸽子。

裴元推门进来,连忙过去将窗子关上,鸽子吓得扑腾掉了两支羽毛。

“近日江湖中人来来往往都在找你,这客栈处于闹市,你还这样开着窗。”裴元将包子放在桌上,抽出鸽子腿上的纸条看了一眼便放在灯上烧了。

“你何时放我走?”洛风面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行动起来已无大碍。

“我囚着你了?”裴元笑了几声,伸手过去探了探洛风的脉象,“虽说内伤未愈,不过你要走也没问题,这里也不曾有人拦着你。”

洛风摊开手伸到裴元面前:“武林密令呢?”

伤了半个月,还没忘记这茬。

把洛风手按回去,裴元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你被武林人士追杀,太不安全了,还是先好好养伤吧。”

洛风也不反驳,拿起包子便吃了起来。

经过半个月的闲聊,就算洛风不想说,裴元也在蛛丝马迹间了解了七七八八。

说流云门是谢云流专门培养的杀手也不贴切,倒像是没事儿干故意给武林整出来的幺蛾子。

谢云流性情阴晴不定,武林中人也是对他颇有微词。朝(防)廷本与武林井水不犯河水,倒是谢云流先与圣上有了瓜葛。

流云门出现使得武林哗然,又偏偏与朝(防)廷命案扯上了关系。

现在这武林密令,也是未解之谜。

裴元一边转着笔一边想着事儿,洛风坐在床上看着裴元转笔,心里好不惊讶,这人转笔能坚持这么久,定然不是一般人。

一天又慢悠悠过去了,洛风本已靠着床睡着,但突然的一声奇怪声响让他猛然从梦中惊醒。

屋子里漆黑一片,没有人。

“裴元?”

无人回答,竟是连虫鸣都没有。

太黑了,让洛风有一丝的不适。他撑起身来推开了窗户,风吹过缝隙呜呜作响。

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街道上沿路两边隔一段便插着香烛烧着写了什么的白纸。

奇怪。

此情境以前从未见过。

洛风披上前几日刚缝好的外袍,拿上剑推开了房门。

这是半月以来第一次出门。

整个客栈一盏灯都没点,漆黑一片,更无半个人影。

好在路边火光印了进来,洛风借着些微光亮推开了客栈的大门。

这是一副很奇怪的景象。

一整条长街,隔着一段距离便整齐的插着三只白烛,四周烧的白纸在风里打着璇儿,一片还未燃尽的纸片飘过洛风面前,被他伸指夹住。

火星还未散尽,白纸上的字迹也清晰可辨。

洛风。

这一整条街,烧的每一张纸,上面都密密麻麻写着:洛风。

风停了。

霎时间,四周杀意丛生。

“哼。”

洛风在街心站定,慢慢地拔出碎影剑,循着风声感受着敌人的动向。

“谁在此地装神弄鬼?!”

话音刚落,街道尽头传来一阵阴森地笑声。

一人披着白袍拄着拐棍,脚步间却形似鬼魅。

洛风握紧了剑。

就在此时突然跳出四个穿着如同小鬼的人,他们个个只有孩童大小,却一出手便是杀招。

虽然不能擅用内力,但洛风的剑招还在。

这剑法若不遇上高人,完全不用内力剑招便可致命。

小鬼们轻功了得,竟将洛风的剑招完全避开,但他们也伤不了洛风分毫。

那拄拐的白袍人见状,将拐一撑飞身向前,同时又有七八个小鬼从房顶跳下,纷纷围了上来。

情况极其不妙。

如此多的人,剑招根本挡不下来。

眼看那人的玉拐到了眼前,洛风强行运起内力,碎影剑一点整个人飞身而起。

刹那间,所有人都被剑气缠在了原地。

白袍人大呼不妙,但却逃脱无门。

“傲骨迎风!”

碎影剑似乎化成了千万把,全部从天而降。刹那间,白袍人和小鬼的衣袍便全被划出了道道血痕。

收招的一瞬,小鬼们倒了一片,只剩下白袍人和三个功力深厚的小鬼站在原地。

洛风撑着剑跪倒在地,只觉得胸口绞痛,呼吸不畅。

这傲骨迎风没有内力支撑,发挥的效力竟不足一成。

白袍人阴森地笑起来,沙哑的声音慢悠悠地道:“不愧是江湖上谈之色变的流云门洛风,果真不同凡响。”

洛风根本无暇听他说话,整个人似是泡进了冰水里,疼痛难忍。

“看你这般痛苦,那我杀了你,也算功德一件。”白袍人笑的更加猖狂,慢悠悠走了两步,抬手举起玉拐…!

突然间,街道的白烛全都熄灭了。

风从远处吹来,带着一股阴森之气。

白袍人与小鬼只觉得被压的喘不过气,那人后退两步,吼道:“谁!谁在此处?!”

“装神弄鬼,不伦不类。”

一声嘲讽传来,洛风抬起头,只见几片绿叶划过,顷刻间便要了小鬼的性命。

是裴元。

看着远处缓步走来的裴元,洛风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意识瞬间被黑暗吞噬了。

最后一眼,洛风只觉得裴元似乎与往常大不一样。

洛风倒地的瞬间便被裴元接住了,迅速点了洛风身上的几个穴位封住了经脉。

“你真是…!”裴元叹了口气,将人打横抱起。

白袍人缓过神来,将身上的伪装揭下,抱拳向裴元行了一礼,声音也与方才大不相同。

“裴先生。”

“谁让你来的。”

裴元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怒意。

“上面有令,诛杀流云门。”

“谁的令?”

“今日裴先生救人,在下不敢冒犯,不过上面已经催了数道,裴先生还是速速回去交差为好。”白袍人说罢,脚尖一点,消失在夜空之中。

区区一个流云门,竟然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

裴元转身抱着洛风回到了客栈,看着洛风安详的睡容,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算了。”

打开随身的小药箱,裴元解开洛风的衣衫,一根一根慢慢地为他施针。

“虽说治疗内伤不能如此急功近利,但是形势所逼,你便忍忍罢。”说罢,裴元将手掌放在洛风胸口处,运起内力为他疗伤。

这个梦极其的长,极其痛苦。

似乎回到了很小的时候。

他尚在襁褓之中,却被丢弃在漫天的风雪里。

这种感觉很奇怪,那般久远的事情本不该记得,但是现在每一片雪都如此清晰。

梦里没有谢云流将他抱回温暖的屋子,似乎就要在这里死去。

突然,洛风回到了街心。

四周全是刺向他的刀剑。

就在马上刺到他的那一刻,突然被人温柔的抱住。

…你是谁?

………………

醒来之时已经日头高悬,洛风看了看四周,已不在原本的客栈,而是在一架摇晃的马车里。

胸口有些微的疼痛,但洛风能感觉到伤势比起昨天已经好了太多。

洛风揭开车帘探出头去,有些迷糊地问道:“裴元,你这是要去哪儿?”

听见声音裴元赶忙停了马车,扭头道:“身体可有不适?”

“没有。”洛风坐到裴元身边,说道:“昨晚是你救了我?”

“当然。”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多谢。”

一阵沉默。

“你不问问昨晚是谁要杀你?”裴元问。

“他们定然已经死了,知道也没什么用。”洛风将刚刚翻出来的一个精致的蓝色小葫芦递给裴元,道:“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你就拿这个小葫芦谢我?”裴元嘴上说着,手却已经把东西接了过来。

“以后你有难,我也救你。”洛风笑了笑,神色比前几日温和了不少。

“好,我记下了。”裴元笑道。

“现在你要去哪儿?”看了看四周的密林,洛风问:“走的不是官道吧?”

“当然不是,你现在被各路人马追杀,稳妥起见,不走官道。”裴元扬了扬马鞭,让马车慢慢前进。

“你带着我不怕惹祸上身?”洛风问。

“怕的话昨晚就不救你了。”裴元笑答。

“那你到底要去哪儿?”

“去见一个人。”

“带着我?”

“必须带着你。”

“是谁?”

裴元笑了笑,道:“去见谢云流。”

“啊?!”

这一程,定又是不凡之旅。

(完)

老谢:来人啊,把我的四十米长刀抬上来!

——————

后续依旧看缘分写小段子

评论(14)
热度(53)

2018-08-31

53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