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大师兄与洛道长二三事(完)

扶我起来,我还能嗑!

今天的游戏让我爆肝!!!!

太困了估计有错字!

——————

《猴儿酒》

洛风挺爱喝酒。

这倒不是什么神秘的爱好,静虚弟子都知晓,大师兄最喜欢美酒佳酿,不过每次有了好酒都只是小酌一杯,所以从未有过酒后失态的时候。

万花谷善于酿酒。

不管是药酒还是果酒,总是每年要酿上几百坛。

落星湖的地窖里数数也藏了不少佳酿。

可洛风一杯也喝不成。

原因无他,自受伤后因为伤了根基,恢复的慢,又时常反复。

酒对伤口恢复无益,裴元便给禁了。

洛风自制力强,谨遵医嘱,倒真的半年以来滴酒未沾。

这一日裴元出门了,洛风独自在院里看书之时,见阿布远远抱着一个酒坛回来。

“洛道长快来瞧!”阿布小跑两步将酒坛放到桌上道:“新出的猴儿酒!可稀奇了!”

“当真是猴儿酒?”洛风将酒坛揭开一条缝,瞬间香气四溢,当真与记忆中无二。

“自然当真!”阿布说:“这次发现的酒封了八小坛,师父这里只能分一坛,咱们晚上就喝了吧!”

“那自然好。”洛风笑了笑,又把酒坛掩好了。

裴元回来后阿布已经偷喝了两杯,弄的满屋子酒香。

裴元略微一嗅,坐到洛风身边道:“这可是猴儿酒?”

“你早闻出来了,还问我?”洛风笑道。

“洛道长可有忍不住偷喝?”裴元问。

“你猜猜?”

裴元笑着将笔一放,凑上前去按住洛风仔细吻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嗯,看来是遵了医嘱。”

洛风的脸颊有些泛红,手指点着酒瓶道:“你可记得当年随孙师父上华山,也带了一坛猴儿酒?”

“自然记得。”裴元拿过酒坛倒了一杯,酒香蔓延开来:“那瓶酒是师父想赠予吕祖,却被你我分食了大半。”

当年纯阳宫刚刚立派,整个门派只有吕洞宾、谢云流、李忘生以及年纪方小的洛风四人。

不过吕祖生命在外,万花谷孙思邈本又是道士出身,自然乐的交好。

上华山来采访之时纯阳宫四人接见了孙思邈一行。

那时裴元皮的很,拉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洛风陪他玩儿。最后还把洛风的小葫芦拿了,将猴儿酒装了一壶,引着洛风一起与他偷偷喝了。

那是洛风第一次偷偷喝酒,只记得那猴儿酒香气四溢,回味无穷。当然,后果也是非常严重。

“当年偷喝了酒,晕乎乎的回去练剑,被师父发现揍了个半死。”洛风吃着裴元带回来的果脯,回忆起来仍是胆战心惊。

“还有这回事?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裴元放下酒杯,关切地看着他。

“那时候怎么好意思。”洛风笑道:“也就是今日突然回忆起来了。不过当时心里特别害怕,感觉自己真的要被师父打死了。师父还说,练剑之人喝了酒,手抖的拿不了剑,不如不练。”

“谢前辈未免太过严苛。”裴元吸了口气,道:“所以自此之后,你便再不多饮?”

洛风点了点头:“不过师父走后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思绪纷乱。便托了师弟买了两坛酒一次喝了,那滋味,委实不大好受。”

“你呀。”裴元点了点洛风鼻尖,将酒杯递到他面前道:“猴儿酒于身体有益,不过一杯即可,也不可多饮。”

“那我便谢过裴大夫了。”洛风笑着接过抿了一口,瞬间尝到千滋百味,一如儿时。

————————

《小风筝》

谢云流也是太生气,一时没收住手,看着角落被自己打的站不稳啪嗒啪嗒掉眼泪的小徒弟委实心疼。

不过傲娇心理作祟,还是板起脸把人训了一番,连带着背后骂了一顿万花那小子。

最后掀开帘子出了门,看在站在门口的李忘生,随手将药瓶扔了过去。

“你去给他,看看伤着哪儿没有。”谢云流硬邦邦地说到。

“师兄干嘛不自己给,都捏在手上了还拿出来。”李忘生也是无奈。

“我还有事!”说完这句,便踏起轻功飞走了。

洛风觉得自己犯了大错,好几天看到谢云流都低着头走,情绪也不高,练剑读书倒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

谢云流觉得这样不行啊,崽不跟自己亲了,怎么办?!

李忘生出主意,去杂货铺买点儿小孩儿喜欢的玩具逗逗他。

结果杂货铺的东西太丑,谢云流看不上。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几天之后,洛风正在练剑,看到谢云流走过来连忙站好又顺便低下了头。

“风儿,为师今日送你个东西。”谢云流故作神秘。

洛风抬起头,眼神充满了好奇。

“看。”谢云流将做好的风筝拿出来,上面五颜六色,还画了个太极。“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谢谢师父!”

结果华山风太大,吕祖时不时总会看到一只长相奇怪的风筝在空中凌乱的飞舞。

后来裴元也发现了洛风很喜欢风筝,便每年他的生日都会做一只送给洛风。

万花谷弟子众人每年春天都会看到大师兄和洛道长在花海放风筝,渐渐都开始效仿。

后来成了一道奇景。

甚至有传言,风筝做的好的花谷弟子能泡到羊。

————————

《小葫芦》

裴元常年带着一个蓝色的小葫芦。

小葫芦是用寒玉做成,通体幽蓝,上面还挂着一个蓝色的穗子。

一日,花谷弟子们边挖药边八卦。

“你们知道大师兄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吗?”

“???”

众人不解。

“就是那个蓝色的葫芦。”

“哦——”

“是装的药吗?反正我没见大师兄打开过。”一弟子回忆。

“难不成是酒?!”

“那葫芦据说是寒玉做成,里面所纳之物能百日不腐!”

“这么神奇?!”

“我近距离看过,那葫芦上有个小八卦,穗子上也打的道家的结。”

“噢我知道了,定是洛道长赠的!”

“你知道什么呀,大师兄从小就带着那个葫芦,洛道长什么时候才到的万花谷。”

“你才是孤陋寡闻,大师兄还没到十岁就结识洛道长了!”

“你们不知道了吧!其实大师兄第一次与洛道长见面就跟他定终身了!”

“大师兄跟洛道长家里本来就认识,人家还没出生就结了娃娃亲!那葫芦就是定亲信物!”

……

随后故事走向一发不可收拾。

万花谷弟子还倾情出版小说《大师兄与洛道长二三事》来歌颂这伟大的爱情。

小说广传各个门派,甚至还送到了谢云流手里。

“这个万花谷的兔崽子!!!”

…………

当事人表示一脸懵逼。

(完)



评论(12)
热度(100)

2018-08-05

100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