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娱乐圈番外(云彩生贺,真的没有名字)

我快要忘记怎么码字了…

写的东西过于沙雕,随便看看吧😂

迟来的云彩 @玄月镜澈 生贺,么么哒

—————————————————————

又是一天拍戏到深夜。

李忘生在拍《暗涌》的时候不知为何爱上了镜头的自然光影,导致很多镜头不是要等清晨就是要等晚上。累是累了些,不过成片效果令人惊艳,众人也乐的配合导演一遍又一遍地拍。

裴元结束当天的戏份已经是凌晨1点了,回到住处发现房间内依旧灯火通明,无奈的叹了口气。

因为要负责《暗涌》全套ost的作曲和编曲,洛风自从在这儿住下琴房里钢琴声基本没有停过。

人总是在夜晚格外有灵感,洛风当然也不例外。

裴元轻轻将琴房的门拉开一条缝,瞬间悠扬的乐曲传了出来。这是一段舒缓的音乐,但洛风大抵是对它不甚满意,弹完一段就要拿过曲谱涂涂改改,然后又接着弹一遍。

到第三遍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一点半了,裴元终于忍不住推门而入道:“一天比一天晚,都要两点了还不去睡觉。”

“两点了?”洛风站起身揉了揉眼睛,拿起放在一旁的腕表一看,笑道:“骗人,才1点29分。”

“到睡觉的时候也差不多了。”裴元走过去将琴盖合上,故作神秘地说:“你猜猜今天走的时候李导说什么了。”

“说什么了?”刚刚盖上的琴盖似乎也把洛风清醒的大脑盖上了,现在整个人都有点迷迷糊糊的,一边往门外走一边随口回答着。

“算了,明天再跟你说,要不然你该睡不着了。”裴元故意使坏地说道。

然而洛风只是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那就明早说吧。”

“让你早些睡……”裴元略带责备的揉了揉洛风的发尾,也不再逗他了。

第二天裴元是中午才有戏,两人舒舒服服的一觉睡到天亮。

两个人吃早餐的时候,洛风突然放下筷子问道:“昨晚你是不是要跟我说什么事?”

裴元一愣,随即笑道:“哦?我昨晚说过了啊。”

“没有吧……”洛风仔细想了想,怎么都觉得是裴元在骗自己。

“亲我一下就告诉你。”裴元放下杯子,眼中含笑地说道。

“你幼不幼稚。”虽然这样说着,洛风还是撑着桌子凑上去,给了裴元一个带着奶香味儿的吻。

裴元满意的点了点头,从沙发上拿过来一本蛮厚的剧本放在洛风面前:“李导说这是最终的剧本,先拿来让你看看,最近白天可以一起去片场看看戏,好像下个月就要拍你的戏份了。”

“啊?!”洛风瞬间感到了紧张:“还真让我拍啊?”

“这话能说假么。”裴元坐在洛风身旁翻开剧本,上面已经被他用红笔做了一些标记:“其实你这个角色戏份不多,但是为了方便剪辑,有几个版本需要拍,台词有些细微的差别,注意一下就好。”

“我怕我拍不好……”洛风皱着眉,当年在综艺里拍戏只是玩玩还成,现在是正经的拍电影,怎么想自己都无法胜任。

“没事,我会教你。”裴元安抚性的吻了吻洛风,合上他手中的剧本道:“走吧,今天一起去片场放松一下。”

其实洛风很少来片场看他们拍戏。一是怕打扰他们工作,二是片场那种忙碌和紧张的气氛总是让他不大习惯。

今天要拍的是谢云流和裴元两个影帝的对手戏,还有一场裴元的独戏。正巧是个雨天,李忘生满意地看着天气预报,接下来几天的天气都很符合拍摄场景的天气要求。

两人来到片场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工许久,众人看到洛风来了都惊喜地和他打招呼,毕竟洛风鲜少到片场来视察工作。

裴元被拉去化妆,洛风就被李忘生召唤过去坐在他旁边一起看刚刚拍出来的画面。

“师叔……我……”洛风纠结地开口,状态依旧很紧张。

“风儿,你当年第一次在学校表演钢琴的时候,跟今天一样紧张。”李忘生笑着揉了揉洛风的头。

洛风抿了抿嘴,耳朵有些发红,轻声道:“记不得了。”

“我和你师父都记得,当年那场演出与你以后的演出一样精彩。”李忘生话音刚落,谢云流就拿着一杯酸梅汁走了过来。

“片场开了空调也还是有点热,小心别中暑了。”将手上的饮料递给洛风,谢云流也伸手揉了揉洛风的头。

“嗯。”虽然不记得当年自己有多紧张,但是上台表演之前自己师父给饮料这件事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众人修整了一番,等到裴元换好衣服化完妆过来就开始中午的拍摄工作。

雨下的有些大,打在窗子上噼里啪啦的。因为是现场录音,一开始拍摄众人连呼吸声都尽量放小,这使得雨声格外明显。

今天这段是谢云流和裴元的对戏,几乎没几句台词,全靠情绪和动作来表演。

洛风曾经听人说过,最好的演员不仅能演出情绪,就连情绪带动的瞳孔变化都可以表演出来。台词越少的剧情表演起来就越难,又因为是大银幕记录,一丝一毫出现差错都会被无限地放大。

这一段的剧情是谢云流饰演的角色找出一些证据与裴元的角色对峙与试探的剧情,若说这段是对峙多一些还是试探多一些,看过原著的洛风也说不上来。只不过这段剧情之后,整个剧情的节奏就开始加快了。

场记板打响的一瞬间,两个演员的眼神瞬间变了。

桌子上散落了许多文件,裴元从远处拿着西服外套走来,一副刚刚回到家的模样。

走过沙发时脚步一顿,正要俯身看那些文件,谢云流便从悠长的走廊里走了出来。

“今天我看到不少有趣的东西。”谢云流在沙发上坐下,随意抽出一张文件。

裴元并未坐下,只是拿起谢云流抽出的文件粗略地看了一眼:“哦?”

“咔。”李忘生叫了停,坐在旁边的洛风一惊,这才从紧张的气氛中抽离出来。

“裴元刚刚的情绪不对。”李忘生走上前去给两人说戏,洛风坐在原地咬着酸梅汤的吸管思索着哪里情绪不对。

结果第二遍的时候很顺畅的过了,毕竟两位影帝都是不怎么cut的人。

洛风虽然认真看了,但却分辨不出情绪上有什么差别,倒是看他们演戏的时候脑子里会出现配合这个场合和剧情的旋律。默默地想了一段,竟是比以前写的曲子都要好。

看着洛风突然拿着随身的谱本写着谱子,李忘生只得无奈地笑笑。洛风刚刚学会谱曲的时候就有了这个习惯,总是带着一个本子上面挂着一只短短的笔,不管是吃饭的时候还是出去玩儿的时候,只要有灵感便会掏出小本子记下来。

这些年洛风创作的曲子很多,但是记录下来废弃不用的更多。

一小段剧情来来回回拍了好几遍,有些是细节调整,还有一些是镜头调整。洛风在旁边愣是看出一手掌的冷汗,自己上去演的时候绝对是一场惨剧……

拍电影讲究慢工出细活,尤其是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李忘生,一段剧情所有镜头拍摄完毕一下午就过去了。

“你坐在旁边,让我老想去看你。”结束了一段戏份的裴元坐到了洛风身旁,笑着问:“说说我今天演的如何?”

“我这个外行什么也看不出来。”洛风舒展了一下身体,打开本子给裴元看:“曲子倒是写了不少。”

“这个我也是外行。”裴元一手拿着谱本一手将洛风拉起来:“现在夕阳正好,出去走走?”

“这么大的雨,哪里来的夕阳?”洛风笑着,却还是与他出了门,撑起了伞漫步在雨中。

傍晚的雨小了一些,洛风问起刚刚是哪些细节和情绪有问题,裴元一一与他说了洛风才恍然大悟。这就像解数学题一般,被人点拨便瞬间获得思路,自己却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所以然来。

“洛风,你看过《偶然》么?”裴元突然停下发问。

“当然。”

《偶然》是很老的一部民国爱情片,名字和灵感取自徐志摩的一首诗,无论是演员的表演和拍摄手法,都是行业内的教科书级别。

“雨中的那段剧情,记得吗?”裴元看着洛风,低声念出了电影里的台词:“我想让你记住我,但此刻,你却应该忘掉我。”

洛风点头:“记得,但是台词记不清了。”

“这是演戏必修课,接下来几天我会带着你把这部戏里面的几个经典片段演好。”

“啊?!”

当晚洛风没去片场,而是来来回回把《偶然》看了好几遍。

本来洛风以为裴元会教他如何表演在《暗涌》里需要表演的剧情,但是裴元说每个人对角色都有不同的理解,自己只能教一些表演的技法。

表演技法第一节课,就是演好别人的戏。

第一天表演课,锻炼的是完整的流程,洛风把台词背的滚瓜烂熟,在床头正襟危坐。

裴元想起当时录综艺要表演的时候,洛风也是如此紧张,不由得有些想笑。

“好,准备开始了。”裴元拿起床头的一本书,一秒入戏,等着洛风说台词。

洛风犹豫了两秒,终于稳定了情绪,他放松了一下坐姿缓缓开口:“你们总说自己是浪漫的绅士,却总要在夜晚靠在女人身边看书。”

台词倒是对了,但是情绪却完全不对。

裴元倒是没打断他,把书一合靠近了洛风:“我说过我浪漫,但却没说过我绅士。”

洛风看向他,眼里有些笑意:“那定是别的绅士与我说的。”

说完这句话,没绷住,笑场了。

裴元也笑了起来,但嘴上还是严肃地道:“记台词你没有问题,但是情绪还是游离在外。可能一时半会儿带入不了女主的情绪,不如换换,你来演男主我来演女主。”

“啊?!”

一晚上练习之后,洛风的笑场倒是治好了。

好在洛风悟性强,很快就把这段戏参透了七七八八,最后完整走完一段剧情并且得到裴元的赞赏之后终于让他放松了下来。

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裴元还把这段成功的片段录了像,被洛风奉为了永久的黑历史。

一部《偶然》裴元带着他前前后后练习了一个周,洛风终于懂了什么叫做术业有专攻,演戏这件事他做起来还真是有些难,不过好在已经找到一些感觉能改变自己的情绪了。

“怎么拍电影就这么紧张,当时录综艺的时候不是还不错?”裴元刷着洛风超话,看着小风筝花式夸人,心情好的不得了。

“粉丝滤镜你还不懂吗?”洛风凑过去看了一眼,立刻脸红了着去抢裴元手机:“看什么呢!”

“洛咩的演技不是我吹,肯定是继承了老谢的,虽然有一丢丢僵硬但是比某些鲜肉好太多了。”裴元笑着捧读了一条粉丝的尬夸,惹得洛风害羞地不行,整个人扑到他身上要把手机夺过来。

裴元顺势把人压在身下,手机也丢到一边,笑道:“今晚来练一个特别的戏。”

“什么戏?”洛风虚推着裴元的肩膀,笑着反问。

“床(防)戏。”

END

后续小段子:

1.什么安排男友?

终于,洛风迎来了正式拍戏的时刻。

第一场走戏。

意外的李忘生一次cut都没喊,只是安安静静地带着一丝笑意坐在监视器后看着裴元与洛风对戏。

就这样把一场戏走完,洛风觉得刚刚是一场公开处刑,尴尬的耳朵都红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大多明白了,第一次走戏是让洛风习惯环境和找找状态。其实洛风台词说的很流利,走位也没有很大的失误。相比起现在一些流量演员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但因为对戏的是裴元,所以产生一种迷之演技吊打感。

“风儿,就算是看一个有好感的陌生人,眼睛里也不会有这么多爱意的。”李忘生走过去坐到洛风身边说道,一句话瞬间让洛风红了脸。

“师叔,我努力适应一下。”洛风深吸了口气,看了看裴元,又别过脸去。

“裴元,你也不要给风儿让戏了,该怎么演就怎么演。”李忘生道。

“好的,李导。”

李忘生让他俩再讨论讨论,洛风凑上去小声道:“你刚刚给我让戏了么?”

“没有,只不过与你一样,看着你就抑制不住感情。”裴元笑着说。

旁边正在调整打光的工作人员:……………………

这一场戏是两人初见,没有那么多因果,只是一场在咖啡店的偶遇。

这场戏从白天拍到了下午,终于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完成了一场戏的拍摄。

看着被霞光镀上一层暖洋洋的金边的洛风抬起头来对着他微笑的镜头,才知道导演真正的用意。其实最好的拍摄时间就是傍晚,让洛风一遍又一遍适应这个状态,最后呈现出最佳的镜头效果。

一天就拍了这一个镜头,也把洛风累的够呛。

卸了妆之后洛风拿着手机站在门口等裴元,正巧叶芳致打电话来叫洛风吃烧烤,得知洛风在客串拍戏后大呼小叫要来探班。

洛风劝说无果,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小时之后叶芳致拉着十几个外卖打包盒停在了剧组门口。

剧组人员欢欣雀跃,拍摄现场突然就成了聚众撸串现场。

“诶,咋没看见裴元呢?”已经拿起串开始吃的叶芳致这才想起这么一号人。

“他被经纪人拉去谈工作了,刚刚我就在等他,然后你就来了。”洛风顺手拿起一串烤串说道。

“你怎么突然想进入演艺圈了?来来来,我这边正好有个男主,给你怎么样。”叶芳致手机划开一个大纲拿着让洛风看,洛风连忙拨浪鼓似的摇头。

“不了不了,今天就拍了一个镜头我就累死了。”洛风说。

“别呀,我给你量身定做一个剧本怎么样,钢琴家,万千宠爱,再给你安排一个男朋友!”叶芳致笑嘻嘻地说。

“万千宠爱?”

“什么安排男朋友?”

裴元在洛风身边坐下,问道。

“当然是给万千宠爱的钢琴家安排男朋友啊。”叶芳致自顾自的开脑洞:“一个不行可以安排两个嘛。”

裴元的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

“你这是什么雷剧,口碑还要不要了。”洛风拿了个鸡腿塞进叶芳致嘴里,强行打断了这个话题。

“说说还不行。”叶芳致嚼着肉口齿不清地道:“不过我下个本子就是跟钢琴有关的,到时候请洛风老师莅临指导啊。”

“这倒没问题。”听到只是指导,洛风点头答应。

“诶裴元?你啥时候出现的?!”

“…………”

“………………”

2.过于沙雕

叶芳致的戏每次筹备和开拍都很快。

果不其然在半年后的某一天,叶芳致打电话叫洛风明天起早来哪个哪个工作室指导一下男主。

男主是个新人,名不见经传那种,不过好在脸长得不错,还会弹钢琴。

裴元知道之后非得跟着,显然安排男朋友那句话让影帝很难受,还留了疙瘩。

结果新人男主看到洛风和裴元一起出现,紧张的琴键都不会按了。

叶芳致一脸绝望,看着裴元说:“大影帝你很闲吗?”

裴元站一边看着,瞟了一眼叶芳致说:“还好。”

新人男主好绝望,后面的气场怎么这么强。

一紧张,又是一串错音。

“你这样不行。”洛风坐到新人男主身边,握着他的手腕道:“你手腕老是发抖,一个音错了就会错一串。”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新人男主喜欢钢琴,但是自己又弹得一般,所以钢琴天才洛风是他内心深处的偶像。

又一紧张,错的更离谱了。

“…………”叶芳致第一次觉得自己选错了人。

“…………”裴元觉得叶芳致拍这个戏真的居心不良。

“马上就要开机了,洛风啊,你手把手也得把他给我教熟练了。”叶芳致眼泪汪汪,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放心吧,阿致。”

“这个水平就算了吧。”

两人同时开口,洛风不解的看向裴元。

“教他还不如教我。”裴元说道。

“你的意思是?……”叶芳致屏住呼吸。

“我看了下剧本,不错,我很有兴趣。”裴元说。

你啥时候看的剧本?叶芳致内心吐槽。

洛风一脸懵逼。

“不行,你的片酬我可付不起。”叶芳致摆了摆手,摆出一个5的样子。

“看在洛风的面子上,给你打5折。”裴元道。

“成交!”叶芳致觉得自己这波稳赚不亏。

……………………新人男主觉得自己不配有姓名。

这个戏拍到一半,叶芳致终于知道了裴元和洛风的恋情。

他拍着桌子大吼:“卧槽裴元!你敢拱我家白菜,必须给我打1折!”

(END)


评论(17)
热度(47)

2018-08-03

47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