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在武林大会上被队友卖是怎样的体验(奇怪的武侠)

设定延续《云醉世方传》(千万不要去看),简介一下:谢中二用奇怪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养出来的四师兄妹,还在江湖上传播他们是大BOSS大反派,其实兄妹四人一脸懵逼。裴元表面上是县令,实际上是古代高干(???)。奇怪的武侠设定,就酱紫。

其实我只是想让他俩穿穿新衣服,结果剧情犹如脱缰野马!

——————————————————————

洛阳城。

明明是白日,天被乌云压的只有一丝微光。窗外下着滂沱大雨,宽阔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显得死气沉沉。

“少侠,方才有人送来一份包裹,让店里转交给您。”店小二躬着身子轻轻敲了敲房间的门。

能住在困仙楼的江湖人士各个都不好惹,房门轻轻打开的时候小二也只是低着头将手上的东西递过去,能少看一眼便少看一眼。

“多谢。”洛风将包裹接过,看到上面贴的流云标志便知是师父那边又有事情要吩咐了。

果不其然,包裹内有一封信和一个锦盒,信中写的挺长,总结起来便是:武林大会,我不想去,你替我去,第一有奖,拿回来。

又拿起武林大会的邀请函看了一眼,洛风叹了口气。

他们兄妹四人在江湖上行走了一年,终于发现自己被师父坑了,但是没办法,谢云流在江湖上散布了那么多谣言导致他们恶人的名号已经摘不掉了。

洛风觉得这样也不错,清净。

不过拿着邀请谢云流的帖子去参加武林大会,真的没问题?

既然师父都要求了,洛风也只好照做。

拿着信件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洛风才想起来打开制作精美的锦盒。本以为是师父捎来的暗器,万万没想到是一套做工精美奢华的衣服。

衣服从里衣到披风一应俱全,青灰色的披风上更是秀了一只振翅欲飞的仙鹤,绣工之考究,技艺之高深,让洛风整个人都惊呆了。

盒内贴了一张信笺,上面也是谢云流的笔迹。

“风儿,流云门首次参与武林大会不可太过寒酸,此套鹤影天青你且穿去,务必将武林密令拿到手。”

鹤影天青,这衣服竟还有名字。

洛风悠悠叹了口气,师父,你不觉得穿着这一套比武很费劲么?

眼看召开武林大会之期已近,来不及等师弟妹和小徒弟回来了,洛风留了口信,独自上路南下。

长安城。

“武林秘令?”裴元转了转手中的笔:“以前从未听过。”

“销声匿迹许久了。”东方宇轩将手中发黄的书卷递给裴元:“突然在这个节骨眼出现,恐怕武林有变。”

“是圣上想插手了?”裴元问。

东方宇轩只是定定地看着裴元,并未作答。

裴元一笑,将笔别入腰间起身笑道:“裴某定不辱使命。”

这雨下的格外久。从洛阳一路走到扬州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

好在武林大会开始的前几天便放晴了,到了正式开始那日更是晴空万里,还有点儿晒。

洛风带着斗笠披着白色的披风站在武林人士的外围,天晒着有些热,又不能脱披风,因为自己现在穿的这套衣服实在是太显眼了。

武林盟主在台上一顿长篇大论,洛风听的昏昏欲睡便退了几步靠在离众武林人士远远的一片树荫下。

突然肩头被人一撞,洛风猛地抬起头来,面前的人逆光站着一时看不清脸。

“洛少侠,好巧。”

“是你?”洛风看清来人的面目之后着实有些吃惊,这人虽说是衙门的人却老是出现在武林人士聚集的地方,还经常与他遇到。

“是我。”裴元靠在洛风身旁的树干上,问道:“洛少侠怎一人在此?”

洛风只是看了一眼裴元的装束便撇过头去,心里想着师父说的果真不假,来武林大会的确要穿的光鲜一点。

裴元一身紫墨色的衣衫,衣服上的绣花和坠饰也是一等一的精致,披散着长发漫不经心地靠在树旁转着笔,倒不像个朝廷中人,更像是武林中独霸一方的大魔头。

思及此处,洛风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是在笑我穿的不似正派人士?”裴元低头看着他,问道。

“你怎知道?”洛风下意识反问,想想又觉得不对,补上一句:“不是。”

这欲盖弥彰的样子让裴元忍不住勾起嘴角:“我在此地人生地不熟的,当然要假装是你的同党才行。”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洛风这次是真的疑惑。

“因为他们请了谢云流,但是他一向不参加江湖上这种事情。”裴元转了转笔,笑道:“所以只能让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来了。”

洛风是谢云流弟子这件事除了他们自己,可能没人知道。平常江湖上行走的人听见这话可能就拔刀了,但是洛风的思维被谢云流明显教的不对劲,听见裴元这样说便是一愣,随即问道:“你与我师父认识?他与你说的?”

“…………算是吧。”这话裴元没法儿接。

“难怪,方才就觉得你的穿着与师父给我的衣服很相似。”洛风对裴元和颜悦色了不少。

“咳,谢前辈让我来此接应你。”裴元扫了一眼洛风裹得严严实实的白袍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原来如此。”洛风点点头,之前的一切仿佛在他心里已经有了解释。

谈话间,擂台上已经开始比武。

先上去的全都是一批小虾米,不过一会儿工夫便一波儿一波儿的被打下擂台。

裴元与洛风一直远远地看着,并不打算在此时上前。

临近正午,日头越来越辣,但擂台上的打斗时间一次比一次长。有几个门派似乎只是来凑热闹,一圈儿打下来门派里来的几百个人一个都没上,有几个甚至坐在一旁吃起了瓜。

“他们估计想等到最后,车轮战将人耗死。”裴元转着手上的笔悠悠道。

“这里面难对付的只有几个。”洛风抬手给裴元指了几个人,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侠士。

裴元看了一圈,摇头笑道:“前几个我没有异议,但是最后那个,似乎是盟主的义子?他不是出了名的游戏人间,不务正业?”

“此人师父未曾与我说起过,不过我觉得,不是泛泛之辈。”谢云流曾将各个武林大派的掌门及佼佼者的画像和武学招式交与他们学习,俗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但其中并没有洛风指的那人。

好巧不巧,正在此时那人手握一柄巨剑飞身上了擂台,只剑锋一扫便将台上的两人用内力打下。环顾四周,拱手抱拳道:“各位前辈,斗了一上午想必各位前辈也累了,不如稍作休息罢。”

众人暗自心惊,心道不愧是盟主义子,内功武力皆深不可测。

就在此时,裴元只觉身边一道白影闪过,只剩洛风的白色披风晃悠悠地挂在树枝上。

众人只见一青色身影从眼前掠过悠悠落在擂台中央,再定睛看去,却是谁都不识的无名小辈。

“我与你比。”洛风将剑拔出,众人脸色又是一变。

“碎影剑?”那人眉眼间的笑意慢慢消散了,握着重剑的手微微收紧,嘴上倒是很客气地说道:“再下叶芳致,请问阁下是?”

“洛风。”话音刚落,便是一剑直奔叶芳致而去。

裴元靠在树上远远看着洛风与叶芳致过招,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洛风的一套剑法他早已领教过,步步都是杀招。若是新手学习控制不住剑招便会落得伤人伤己,但洛风早已将此剑法练得炉火纯青。旁人看起来他出的每一剑都像是要叶芳致的性命,实际上每一剑都留了生机。

叶芳致重剑一横抬手拔出轻剑,转守为攻。洛风足下一点躲过叶芳致的攻势,剑尖一扫整个人腾空而起,四周顿时剑气绵绵将叶芳致整个人都笼罩起来。

“荡剑……?!”纯阳掌门李忘生暗自心惊,此招乃谢云流独创从未传授本门弟子,此人怎会?!

叶芳致此时只觉双脚被绵绵剑气缠住,抬头看去只见洛风身上的仙鹤张开双翼带着剑气翻涌而下!叶芳致抬手挥起重剑,生生接下了洛风这一招!

顿时,两股内力冲撞在一起如爆炸般散开。四周一些功夫不到家的小弟子犹如被人重击一掌,纷纷倒在地上。

洛风收了剑,看向叶芳致:“你受伤了。”

“洛少侠好功夫,叶某自愧不如。”叶芳致笑了笑,收起重剑走下擂台。

顿时四周一片寂静。

方才的内力都让众人察觉到,两人绝非泛泛之辈。洛风先不谈,叶芳致这一番表现,武林盟主后继有人。

“掌门……”

“稍安勿躁。”李忘生摇摇头,看着台上的青衣少年,心中有几份猜测。

眼看这恶人将叶芳致打退,一时间群雄激愤都纷纷上台要教教洛风做人。

裴元见好几个门派掌门都欲上前与洛风比试,手腕一转收起了笔,消失在了树下。

虽说大门大派的掌门都与洛风点到即止,但经不住一轮又一轮的比试。渐渐到了日落西山之时,洛风握剑的手也微微发抖。

武林秘令虽说是个好东西,但也不是人人都拼了命想要的。许多江湖人士知晓了洛风的身份,对于他这种举动是又疑又忧。

流云门声名在外,现如今却只洛风一人前来,让人不能不多想。

叶芳致盯着擂台上的洛风不知想到了什么,起身便往内室走。

只见内室守卫三三两两倒在门前,全都被点了睡穴。四周没有打斗的痕迹,只有散落的几颗石子,足以见得此人打穴功夫一流。

叶芳致心内一惊,再一看,武林密令果不其然已被盗走。

此事一出,全场哗然。

在擂台上的洛风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

洛风拿起剑横在身前,余光一扫,那树旁只剩自己白色的袍子随风飘荡。

夜已深。

裴元点起一盏灯细细地将武林密令看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可以打开的机关。难道书上所说有假?

一时间裴元开始犹豫要不要将此物拿回交给圣上,总觉得背后的事情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今众武林人士的表现,似乎只是单纯来比武,并不看重这个小东西。守卫并不森严,但盒里装的也不是赝品。

那为什么谢云流想得到它呢?

身为正派人士却培养出了流云门,明明不问武林诸事却让弟子来抢夺武林密令。

不简单。

忽而油灯地火苗一晃,裴元迅速拿起桌上的东西后退几步,瞬间桌子被分为了两半。

灯灭了。

裴元低声笑起来,“裴某何德何能让洛少侠一路追到这里。”

没人说话,乌云遮盖了月光,屋内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半晌没有动静,裴元却敏锐地嗅到了屋里的一丝血腥味。

“洛风?!”赶忙点上灯,看见了屋子角落里已经半晕过去的洛风。

此时他的衣衫上全是血污,左臂似乎是被人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液浸湿了大半袖子。右手还紧紧握着碎影剑,一副来寻仇的模样。

裴元心上蔓延出强烈愧疚的情绪,他知晓偷走武林密令之后洛风会成为众矢之的,但会伤的这么重是万万没想到的。本以为洛风的师弟师妹会来接应他,但没想到他真是孤身一人,还追了这么远。

刚走近两步想将洛风搀扶起来,带着血的碎影剑就架在了他脖子上。

裴元又好气又好笑,低声哄着:“乖,让我看看你的伤。”

洛风盯着他,似乎是努力保持着最后一点清明。

“我保证把武林密令给你,行了吧?”裴元叹了口气,双指捏着碎影剑移开了一点,稍一用力便把剑从洛风手上打了下来。

剑一脱手,洛风便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裴元将洛风的衣衫褪下,才发现他身上大大小小有十余处伤口,背后还有一块淤青似乎是被人打了一掌。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逃出来,裴元不得不赞叹洛风内功之深厚。

这个点儿别说大夫了就连客栈的小二都已经睡了。裴元独自下楼走了一圈儿打了一桶清水上来,好在他精通医术,拿出自制的药丸给洛风吃了,又将伤口清理包扎好,看着洛风陷入沉睡之中才松了口气。

毕竟人是自己坑的,得负责到底。

正在此时,一只白鸽扑腾着落在了窗前。

裴元一抬手,白鸽便轻巧地飞到了他的手腕上。

飞鸽传书上只有几个字:得手速归。

裴元用手指摸了摸鸽子的脑袋,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洛风,抬手将纸条送进油灯付之一炬。

“走吧。”裴元走到窗边一扬手,信鸽又扑腾着翅膀飞远了。“我嘛,暂时不回去了。”

白鸽远去的天际泛起了一丝微光。

(完)

(看缘分写后续小段子)

评论(17)
热度(38)

2018-06-06

38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