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队友有一个脾气暴躁的师父怎么办?(奇怪的武侠)

设定继续延续《云醉世方传》(千万不要去看)

前面两篇懒得贴链接了………………

我怎么越写越沙雕呢??

----------------------------------------------------

纯阳宫地处华山之巅,气候严寒,道路险峻。

才走到山下,裴元便发现马车已然上不去了。

“请问道长,此处可有索道上山?”裴元下了车,向山门的道长询问。

“没有,要么自己爬,要么轻功飞上去。”道长回到。

这门派还真是跟传闻中一样奇怪。

裴元坐回马车里,看着洛风:“谢前辈有没有与你说,出了急事该如何联系他?”

“师父常说,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洛风缩在马车一角,现在他没办法用内力,这里实在是够冷。

“那我只好抱着你飞上去了。”裴元说完就凑上去,吓得洛风连忙把他推远。

“行行行!”洛风说罢,从随身的荷包里掏出一个小哨子,吹了两声就听见马车外有鸟扑腾翅膀的声音,“我们去山下的茶馆等吧。”

此时不逢初一十五,来往的行人很少,茶馆里也只有一个店小二在打瞌睡。

“小二,来壶热茶。”裴元将自己的袍子给洛风披着,自己穿着一套黑色劲装坐在一旁,看的小二连连称赞。“这位侠士真是对夫人好啊,当为模范。”

洛风一口热茶差点喷出来。

“咳,过奖。”裴元忍笑。

“小哥,我……”洛风开口想解释,却被小二打断,“这位侠士不要不好意思啊,咱们民风开放,对这些事都见怪不怪了。你相公对你好,你得自豪才是。”

“………………”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听小二侃侃而谈江湖武林人士的二三事。

“说道武林大会,两位侠士,你们可知道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流云门?!”小二神秘道。

瞅了一眼洛风,那人当没听见一样捧着茶杯慢慢喝,裴元只好自己接话:“自然知道,他们有什么特别么?”

“那可不得了,这个门派据说是纯阳宫出来的!”小二道。

“哦?”这话到也不假。

“传说有千万,但是最主要的,是这流云门的碎影剑,传闻他下山之时吃了纯阳的传世之宝一颗仙丹!一夜之间武艺大增,据说啊,喝了他的血,便能得到百年内力!”小二的表情简直认真且真挚,仿佛说的便是什么真实的惊天大秘密。

“………………”

“……………………”

两人竟都不知如何接话才好。

谈话间一阵风吹过,便见小二一个激灵便窜进屋内关上了门,仿佛是看到了什么猛兽一般。

洛风放下茶杯转过身道:“师父。”

来人便是谢云流了。

“谢前辈。”裴元站起身行礼。

谢云流像是没看见他一般,走到洛风身边探了探他的脉搏:“通不通那秃驴竟敢浑水摸鱼打你一掌,为师早晚让你打回来。你这伤是谁治的?”

“是裴元。”洛风指了指身边站着的人。

“你救我徒儿,我欠你一条命,下次要杀人便来找我。”谢云流也没正眼看他,掌中送着内力给洛风疗伤。

“谢前辈的美意,在下心领了。”裴元笑道。

“好了,领了就可以走了。”谢云流道。

“…………”裴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剑魔果真如江湖上传言一般,性情古怪,喜怒无常。“谢前辈,洛风反正也要下山的,我与他一起。”

洛风也有些不好意思,到底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拉了拉谢云流的袖子道:“师父,就让他留下吧。”

隔着门缝围观的小二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洛风的伤不易受寒,谢云流便将他安顿在了长安城内的一家客栈里。

“此次怎只有你一人前去?”谢云流问。

“时间紧急,来不及等师弟师妹们前来了。”洛风答。

“那此人又是哪儿来的?”谢云流瞟了一眼一旁站着的裴元。

洛风想了想,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想不起来,只好说道:“以前认识,这次他顺手帮了我。”

说罢,将手伸到裴元面前,“武林密令呢?”

还没忘记这茬呢,裴元腹诽道。暗自估算了一下实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将武林密令掏出来递到洛风手上。

又看着洛风将武林密令交到谢云流手上。

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秘密?裴元靠在一边,眼睛直盯着谢云流的动作,生怕自己错过些什么。

谢云流只是把武林密令在手里看了一圈,便递回了洛风手里:“此物是百年前武林盟主留下的,能号令现在江湖中散落的手下和门派。你拿着这个,我已经安排的差不多,机会成熟振臂一呼,你便去当武林盟主。”

“啊?”洛风一惊,站起身来:“徒儿恐怕不能胜任。”

“让你去你就去,我谢云流的爱徒,哪里不能胜任?!”谢云流一瞪眼,洛风也不敢再反驳了,只听谢云流道:“早看那姓叶的不顺眼了。”

裴元在一旁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插话道:“上次一战已有不少人识得洛风了,他恶人之名已在江湖上散播,如此,还能做武林盟主?”

“小子担心的多余了吧,江湖上那点闲言碎语何足为惧?”谢云流一副很有自信的模样,让裴元不由得开始思索,莫非这次的事情与上面也有关系?

这事的发展着实精彩。

裴元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一定要跟紧了洛风,才方便打探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长安的夜市繁华,这间大客栈内来往不是达官贵人便是江湖上有名望的门派。

吃饭喝酒间,最少不了的便是这江湖中的闲谈。

谢云流正在喝酒,洛风端着汤碗乖乖地喝汤,裴元四下打量着周围。

突然,隔壁桌开始闲谈。

“你听说了吗?前几日纯阳出了不得了的事儿!”

“啊?快说说!”

“有人亲眼看见,谢云流棒打鸳鸯!”

“啊?打了谁?”

“其中一人是谢云流的徒弟,好像是受了伤,被他夫君抱着来见谢云流。哎,年轻人一片真情,那剑魔却是不懂!生生把人拆散了!”

“咦?我怎么记得谢云流并未收徒呢?”

“明着没收徒,估计私下收的关门弟子吧。”

“听闻谢云流对那徒儿极好,八成啊,是他私生子。”

“啧啧啧,这些名门正派的人啊……”

“啪!”

谢云流将酒杯一放,隔壁桌子瞬间四分五裂。

洛风端着碗,不知道说什么好。

裴元没忍住笑出了声。

“说说,这流言因何而起。”谢云流道。

“师父,是……”针对哪件事?

“谢前辈,这也不全是流言,我的确承认过,我是洛风夫君。”裴元打断洛风的话,说的坦坦荡荡。

谢云流看向洛风,洛风点了点头,裴元这话说的也不假。

本想借由这个理由名正言顺的留在洛风身边,但是裴元低估了谢云流的脾气。

“小子,拿你的武器,我们出去比一场。”谢云流表面看上去十分平静,心里却早已怒气滔天。

哪里来的一看就油嘴滑舌的臭小子,连他谢云流的徒弟都敢拐?!

“谢前辈,晚辈有自知之明,不足以与前辈一战。”裴元恭敬道。

“敢拐骗我徒儿就得敢与我比试!”谢云流看了洛风一眼,又到:“今日你要么接我三百招,要么……”

“那便请前辈赐教。”裴元拿上笔,脚下一点出了门。

洛风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好好吃着饭,突然就打起来了?

客栈外不远便是北门,北门外有一篇宽阔的广场,经常有江湖人士在此比武。

谢云流一出现,便让一群人一惊。

一柄剑咻地插在广场中央,绵延数米的剑气瞬间铺散开来。

周围的武林人士顿时唰唰后退几十米。

裴元转了转笔,心里暗自思忖如何接谢云流这三百招。

洛风择退至一旁看着,心道师父竟然直接铺了剑气,流言蜚语果真不好,令师父这般震怒。

谢云流既号称剑魔,剑法当然非同一般。莫说纯阳,就算放眼整个武林都鲜有对手,更别说对付裴元了。

裴元使出浑身解数,只堪堪应付谢云流的剑招。或许是想着裴元与自己徒儿有那么一层关系,谢云流并未出杀招,这让裴元松了一口气。

说三百招还就三百招,谢云流收剑之时,裴元的手都震得发麻。

“多谢谢前辈手下留情。”裴元抱拳行礼。

“小子,今日没要了你的命全是看在我徒儿面上,若是以后你有负于他,就不是今日这么简单了。”谢云流说罢,看着洛风叹了口气,足尖一点飞身而去。

“………?”洛风走上前来,疑惑地问道:“师父与你说了什么?怎么突然就走了。”

“谢前辈说有事要办,便先走了。”裴元揉了揉手腕,觉得这次自己怕是玩儿大了,骗谁也不该骗到流云门头上。

“我总觉得师父今日有些奇怪。”洛风感觉整个事情有哪里不对,但也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裴元摇了摇头,打趣道:“别想了这些琐事了,未来的武林盟主。”

“哎,师父让我做武林盟主,我这一窍也不通啊。”洛风叹了口气,只觉得是个苦差事。

在一旁听墙角的武林人士彻底惊了,顿时做鸟兽散。

一位老者捋着胡须感叹:“武林又是一阵腥风血雨啊。”

——

小剧场:

叶芳致:????说好的我是下一代武林盟主呢??

(完)

继续看缘分写后续小段子

评论(19)
热度(38)

2018-09-15

38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