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 不似在人间 (新年贺文)

很久标题没这么正常过了…

这篇文我是真把裴元的武器名字给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我正月29就要写完了,然后愣是被闺蜜们抓着打了好几天农药(关键是还连跪),拖到了现在_(´_`」 ∠)_

祝大家新春快乐呀!!!!

————————————

刚落完一场冬雪,近日里天气格外严寒,许多人都躲在屋子里不愿出门。

洛风披着白色斗篷来到落星湖之时,湖面上都结了一层薄冰。屋内燃着碳炉,阿布坐在炉火旁削木头,裴元则在一旁皱眉看着一张图纸。

门被推开便是一阵凉意涌来,裴元抬头一看,顿时舒展了眉头:“终于回来了,这一趟有何收获?”

“收获?”洛风笑了笑,将手中的糕点递给阿布,道:“这家糕点好吃,算是收获吗?”

“算算算!”阿布赶忙放下手中的刀,接过糕点欢天喜地的蹦起来。

看着一桌子的刀、模具还有图纸,洛风拿起一个雕刻精致的花瓣笑道:“原来你对天工之术也很精通。”

“不算精通。”裴元摇摇头,从一旁的锦盒内拿出两支已经损坏的笔道:“前几日出外行医有幸得了这两支笔,花纹样式都很精美,这才想要将它修复。”

洛风闻言拿过一支笔细细端详,此笔通体是清透的幽蓝,上面渡着金色的花纹,笔尾是树枝形状,不过损坏严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笔身一侧有浅浅的刻痕,洛风仔细一看,原来是“霜盏”二字。

“霜雪仍知己,暗香两度来。”裴元将手中画卷展开摊平在桌面上,“此物算是名家兵器,做工精美寓意也好,我才想着把它修复。不过图里看不真切,所以迟迟还原不了本来面貌。”

听裴元说了霜盏的来历,洛风也觉得此物损坏甚是可惜。

画卷不是名家所做,不过上面一人手持的便是霜盏。

“这…笔尾应是梅花?”洛风拿着画端详道。

“就是梅花。”裴元又拿过自己的图纸笑道:“不过万花谷不曾种植梅花,我也只是偶尔得见,所以不知这梅花种类。靠着回忆画下来倒落了个四不像。”

洛风一看,也笑了起来:“你这画的分明是桃花。”说罢拿着笔在一旁画了几笔道:“梅花的花瓣要比桃花圆一些才对。”

“洛道长原来还会作画。”裴元饶有兴趣地拿起图纸细细端详。

“小时候学过一点点。”洛风很是不好意思,在裴元面前画画颇有一些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意思。

洛风画的梅花还真是圆圆的,裴元看了好一会儿,把洛风的脸都看红了。

“好了别看了。”洛风抢过画纸,不好意思地收了起来。“长安去纯阳的路上有不少梅花开着,你若是想看,明日我便带你去。”

“好好好,不看了。”裴元含着笑将洛风揽住,手指点着画卷上道:“那你可看的出这是何种梅花?”

洛风盯着那模糊不清的花朵思索了半晌,突然握住裴元的手说道:“若应你说的传言,当时谢安赏的梅花我不知道,不过笔端做的应是龙游梅!”

“哦?为何?”

“明日带你去一见便知。”洛风含着笑道。

窗外又下雪了,可屋内却暖烘烘的,隐隐只听见两人私语。

第二日早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却也挡不住二人踏雪寻梅的兴致,一大早便骑着马披着厚厚的斗篷出了万花谷朝着华山去了。

下雪天路人极少,上山的路又较为险峻几乎没有几个香客,偶尔能见着几个行色匆匆的纯阳弟子踏着轻功上山。

只有裴元和洛风二人悠哉悠哉地骑着马在雪中慢慢走着欣赏一路而来的风景。

“纯阳我也去过几次,可从未见过路上开着梅花,你是如何发现的?”裴元握着缰绳,低头问怀里的人。

“应该是时节不对吧。”洛风道:“冬月里也只有初一十五上山的人多,不过赶得及不会注意到。山路旁偶尔开上一两支,顺着开花的小路往里走便能看到更多。”说罢洛风手一指,笑道:“看,那便是照水梅,我们下马步行过去吧。”

将马栓在路边踏过厚厚的雪往里走,果不其然梅香渐浓。

“此处的梅花种类繁多,不像是自己长的,倒像是有人专门栽种的。”裴元看着这一层一层的颜色说道。

“没错。”洛风点头笑道:“就是长安城内一个花农栽种的,此处正宜梅花生长他便与纯阳宫打了招呼专门种梅,开春了也会酿梅花酒和梅子酒。”

“哦?能将各种梅花种植的如此繁盛,奇人也。”裴元称赞。

“看,这边是洒金梅与朱砂梅!”洛风手一指,快步走到树下摘下一朵笑道:“这两棵梅树合抱而生,同时开花同时花落,却又是一树白色一树朱红,可谓是奇景。最奇妙的是,洒金梅每朵白花上必洒红条或红斑,甚是好看。”

说罢,洛风便将手中的一朵梅花向裴元递去。

此时一阵风起,梅枝晃动,数朵梅花随风落下。朱红与雪白的梅花落在雪中与洛风发间,裴元愣愣地看着,只觉景色甚美,不似在人间。

抬步走近接过洛风手中的梅花,轻吻在洛风鬓边,鼻尖是一阵清幽的香气。裴元低声笑道:“我想,我可以修复霜盏了。”

踏雪赏梅后两人回到谷中,洛风因静虚之事再度辞别裴元,但委托了长安城内的花农捎来一盆盛开的龙游梅与一壶梅花酿。

霜盏笔被裴元几经修补终于慢慢还原成当初完整的模样。

洛风再次回到万花谷已是除夕,当时落星湖正热闹完,众人散去,洛风推开门对裴元笑道:“来晚了,可还有我一杯酒喝?”

“只剩一壶梅花酿。”

说罢,裴元上前将带着风雪的人紧紧拥入怀中。

那日龙游梅再度盛开,霜盏笔也修复完成,终将笔上白梅初绽之意复原。

其中一支笔尾白梅花瓣上隐隐藏着一丝红色,就如同那日洒进洛风纯白道袍上的一朵朱砂梅。因此,裴元又将这支笔称为,望风。

——

这一年秦岭深处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整个世界都被厚厚的白雪笼罩。大雪阻断了出山的公路,将一考古团队堵在了深山里。正在饥寒交迫之时幸好遇到一农家收留,考古队员才能在这白雪纷飞的深山中安顿下来。

祸兮福所倚,就是这一住,让考古队发现了一个唐代墓葬群。说是墓葬群也不合适,因为大大小小的棺内并无尸骨,而全是书卷、琴、笔、字帖和画作。而其中有两根非常精美却已经损坏的笔,被交与考古队中年轻却又是修复和考古研究大师的洛风进行修复。

两根笔的笔身虽已损坏,但掉落的琉璃片均在盒内,可见埋葬它们的人将其保护的很好。

洛风带着手套和口罩坐在桌前,他已经对着笔两天了却依旧不知如何下手。没有笔身复原图,虽然自己也能还原大概笔本身的样子,但是散碎的零件太多让他不敢贸然动手。

你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故事呢?

洛风凝视着笔身,喃喃自语。

笔身蓝幽幽的琉璃杆上浅浅刻着两个字,字的周身磨损严重似乎还被修改过。

“忘风…?”努力辨认出笔身上的字迹,洛风隐约觉得这两个字迹有些不同,但一时也不好妄下断言。

找不出有记载忘风的相关文献,洛风画了一张又一张复原图却总是因为细节不清而作废。

后续又有不少挖掘出的古物送回来,使得洛风渐渐地搁置了对这支笔的研究与复原。

这月最后一天,首次对外公布了这次挖掘出的古物的照片。

许多人对这支“忘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它实在是太精美了,尤其是千年不曾变色发着荧荧蓝光的琉璃笔身和梅花残枝,都让看客的好奇心提到了极点。

洛风又一次将笔拿出,材料部送来了相似的琉璃让他先做一支仿笔试试。

做出来仿笔七八只,洛风又一次陷入止步不前的境地。

“师兄?”门被轻轻推开,萧孟见洛风没有在工作才敢大胆地走进来。“怎么样?”

“不行。”洛风摇摇头,“虽说做出来许多,我觉得总有哪里不对。不知道这笔的故事,便无法与制笔之人共情。”

也只有师兄你每次追求共情了。萧孟叹了口气,把手上的信笺递给洛风,说道:“一个收藏大师发来邀请,想见见你。”

洛风惊奇的取下手套接过信笺,边拆边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还有人写信?”

“所以说人家是真心实意的想与你见面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手写的邀请函!”萧孟在一旁激动的搓手。

这封信包装得十分精美,信封上用漂亮字体写着“洛风亲启”。信中不过寥寥数言,只是说这人有关于两支笔的线索想与洛风面谈。

“就这么几句呀,我还以为这人要在信中与你长谈呢!”萧孟摇了摇头,问道:“师兄,你去还是不去?”

“这都将时间地点写好了,他已经默认我会去又何必拒绝呢?”洛风笑道,他用指尖抚了抚信封上的洛风二字,总觉得异常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相约之日,也是一个风雪天。洛风花了50块钱的打车费终于来到了这位收藏家的住处。

不得不说,当收藏家都是要有资本的,洛风看着这硕大的别墅感叹。

主人似乎已经等待许久,看见洛风进来便微笑着放下手中已经见底的茶杯笑着迎上去道:“洛风先生,久仰大名。在下裴元。”

此人留着长发穿着黑衫微笑着看着他,让洛风有一瞬间的恍惚。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裴元倒没有与他过多的寒暄,粗略地聊了两句就引洛风到书房,一路上走来摆放的物品全是价值不菲的古董,不得不感叹此人的土豪程度。

“裴先生所说的线索是这两幅画?”洛风走上前去看裴元将画慢慢展开。

“正是。”裴元道。

第一副画是梅下饮酒图,其中一人手持的笔与“忘风”有八九分相似!画上有一长篇的题字,正是说此笔由来。

“霜雪仍知己,暗香两度来…”洛风细细将文字读了一遍,咦了一声:“这文字说此笔为谢安遣工匠所做,名为霜盏,可……”

“何处有误?”裴元问。

“笔上却有刻字,但不是霜盏而是忘风。”洛风道。

“凝望的望?”

“不是,是忘却的忘。”洛风打开手机翻开一张清晰的图片给裴元看。

裴元只是轻叹一声,拿出另一幅画道:“看这幅吧。”

画卷打开的一瞬间,洛风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画上也是梅花,雪中白梅与红梅枝桠纠缠,梅花随风朵朵落下。梅树下站着一眉清目秀的道长,笑吟吟目光温柔地看着前方,梅花落在他的发间与白色的道袍上,美极。

“这…”洛风一时之间竟不知作何言语,这道长又似乎在何处见过。

“洛先生觉得如何?”裴元问。

“作画之人定是爱极了这道长。”洛风感叹。

裴元一笑,又问:“如何看出?”

“美景如此,他眼里却只有这道长。以前不曾有写真一说,就一眼便能把这一瞬间的景象记得如此清楚,不是挚爱之人恐怕无法做到。”洛风端详着画上的笔触,只觉得一笔一划都极尽温柔饱含爱意,自己看着仿佛也能感觉到那温柔的情谊。这便是他说的,共情。

一番话说完没听到裴元的回应,洛风疑惑地抬头正好与裴元目光相接,这目光,他似乎在梦里见过。

脸颊耳朵顿时通红,洛风忙低下头转移话题道:“这幅画有何说法?”

“你看画的背面。”裴元将整幅画翻转过来,后面有半幅密密麻麻的文字,正是记录作画之人的所见所得。

这作画人将文字写在画卷背后,可想而知一点也不想让旁物污了这副画。这篇文章似是一篇游记,作画人与友人“风”一起上山赏梅,画中正是那位名为“风”的道长。

“景色甚美,不似在人间……故而又将修复的霜盏笔称为…望风?”洛风读罢,那文字最后画着的图样正是忘风。

“咦,这就怪了。”洛风纳闷儿道:“为何现在这笔上刻字为忘风呢?”

“这就无从得知了。”裴元摇摇头道:“只希望这些对你有所帮助。”

“帮助非常大,裴元,谢谢你。”虽然有重重疑惑,但对于洛风的研究来说可谓前进了一大步。“我以后还能来看画么?”

“随时恭候。”裴元笑道。

从裴元家里告别之时雪已经停了,洛风走出几步回头一望,只见裴元现在门口看着他,那目光温柔又含着其它复杂的情绪,似乎隔了万水千山,看不真切。

那一晚,洛风做了一个梦。

他似乎在梦中醒来了,浑身不舒服,胸口处尤其地疼。

洛风躺在铺的软软的木床上,他轻轻坐了起来向窗外看去,外面是如海繁花,极美。

“洛叔叔,你能起来啦?”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洛风犹如离了魂一般,轻轻飘在天上看着屋内种种。

床上地洛风淡淡一笑,道:“你师父呢?”

“师父昨晚出外寻药,还未归来。”阿布有些担心地搅了搅衣袖。“不过师父回来看到洛叔叔伤势好转了定会开心!”

“嗯。”洛风轻轻回答一声,心里却无限苦楚。

此时阿麻吕推门进来,看到洛风靠坐在床上心里一惊:“洛道长!你……”

洛风摇了摇头,浅浅地笑着。

似是好转却充满了死气,阿麻吕明白,已然到了最后一步。

“洛道长,你撑住,我,我这就去找大师兄!”阿麻吕转身便欲出门,却被洛风叫住。

“先生不必如此。”洛风笑道:“我也想再见见他,撑得住的。”

阿布在一旁看着,脸上全是疑惑和不知所措。

“他怎么这么粗心,出门连武器也不带。”洛风看着窗台上绽放着梅花的望风,笑道:“阿布,将他拿给我可好?”

阿布闻言连忙点头,将笔轻轻地递到洛风手上。

指尖轻轻摩挲着笔上的望风二字,洛风心中突然涌出无限酸楚。

他们之间总是聚少离多,短暂又美好的相聚后裴元便会站在山门处为他送别。这次,送别到了终章。

望不得见,因缘随风。

洛风用尽最后一丝内力将望字磨平了,用刀浅浅刻了一个忘字上去。

“他看了,定会生气。”洛风眼前模糊起来,泪珠重重滴在了梅花上。

四周突然如日蚀一般黑了,洛风抬起头只能看见身前阿麻吕的隐隐绰绰的身影。

握紧了手中的笔,洛风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影,问道:“我还能等到他吗?”

洛风一惊,梦醒了。

——

又是一年除夕,在秦岭挖掘出来这批文物首次在博物馆进行对外展出。

“忘风”也已经被完全修复,一经展出震惊四座。

负责修复文物的洛风也在展出这天被记者和馆长抓着做了半天拜访,把问题问了个够才放他回家过年。

天上飘起了小雪,洛风裹上围巾和大衣匆匆离开了博物馆。

博物馆门口人来人往的,热闹的仿似庙会,人群尽头站着一人似乎在等待着谁。

“裴元!”洛风挤过人群快步走来,笑弯了眉眼:“你怎么过来了?”

“你说呢?”裴元笑着牵过洛风,顺着飘着雪的路慢慢走着。

洛风抿着笑用空闲的一只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礼盒递给裴元:“新年礼物!”

“哦?”裴元接到手中晃了晃,揶揄道:“求婚戒指?”

洛风脸刷的一红,抽出手将盒子推到了裴元怀里,“你自己拆开看。”

轻轻地解开丝带将礼盒打开,黑丝绒上躺着一条白金链子。上面的挂着一根通体蓝色琉璃,尾部开着桃花的笔,正是缩小版的忘风。

裴元将链子拿到手上端详了良久,这缩小的忘风所有细节均与原笔相同,就连梅花朵数和朝向都分毫不差。“自己做的?”

“嗯,本是你的笔但是却拿不回来了,只好做个小的送你。”洛风感觉有些遗憾,但又觉得这两支笔精巧美丽的确该让世人欣赏一番。

“它助我找到你,已经物尽其用了。”裴元揉了揉洛风的脑袋,发尾瞬间被揉的乱糟糟的。

洛风拿过裴元手中的链子抬起头为他戴在了脖子上,笑道:“忘风拿来当个吉祥物也不错。”

“是望风。”

“嗯嗯,望风。”

两人在白雪点点坠落的街道上慢慢走远,忽然一阵风吹过,路旁的梅花随风跌落,星星点点坠入白雪之中。

裴元抬手将洛风发间一朵梅花取下,碾了一指梅香。

忽然就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一日,此情此景,不似在人间。

(完)

评论(37)
热度(85)

2018-02-18

85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