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论修习二内的重要性(完)

 这是一个在西安读大学,却在秦岭以南生活的孩纸无声的呐喊

今年冬天真特么冷啊(瑟瑟发抖)

两个病号如何互相拯救.jpg

——————————————————————

这一年的天气比起往年来说格外严寒,刚刚过了冬至,长安城便下起了鹅毛大雪,一夜醒来整座城都是白茫茫一片。就连鲜少有寒冷日子的万花谷,都在这天傍晚飘起了小雪。

天色渐暗,窗外也呜呜地刮起了大风,点点雪花随着寒风被刮进了屋里,惊醒了正卧在床榻上浅眠的洛风。

起身关上窗看着在飘雪中显得冷冷清清的落星湖,洛风轻轻叹了口气。

今年冬季里天气候变化无常,使得许多人都受了风寒病倒。从长安前来万花谷求医的人络绎不绝,谷内弟子大半去了长安救治患病百姓。但此次风寒不同以往,极难治愈,谷内医术高明的弟子都在三星望月与药王一起治疗重症病人,研究新的药方。

雪慢慢变大了,地上积了浅浅的一层白色。

忽的门被轻轻推开一条小缝,洛风闻声放下了手中的热茶看去,只见裴元将门掩住轻轻地拍去了身上的雪花。

“你回来了。”洛风笑着将刚倒好的热茶递过去,道:“先把外衣脱了换一件,方才一路走来雪落在身上怕是化了不少。”

“不妨事。”裴元先捧着热茶将指尖暖热了细心地为洛风把了脉道:“天气变化无常最易令伤口反复,这些日子你就别出门了。”

“纯阳弟子怎会怕冷呢。”洛风现在虽无法运起内力使用坐忘无我御寒,可久居在纯阳早已不畏严寒,现在身上裹着厚厚的一层冬衣还是裴元非让他穿上的。

“万花冬日湿气重,若是受了寒又湿气入体,对你的伤不好。”裴元脱下外袍接过洛风递来的衣服穿上,感觉到自己身上暖和了才将洛风搂进怀里。“最近谷内病人多,连弟子们都病倒了不少,你得照顾好自己以免伤上加伤。”

万花谷内怕是没有几个屋子能比落星湖这间更暖和了,洛风依在裴元怀里默默想到。

用过晚饭裴元本还想再去一趟三星望月,但因近日以来劳累过度在暖烘烘的床榻上闭目养神之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洛风也不忍心叫他,便让过路的弟子帮忙知会一声。

夜晚风雪更大,风吹得窗户哐哐作响,屋内却有着与外面截然相反的暖意。

两人安稳地睡到半夜,洛风突然被一阵咳嗽声惊了起来。

“裴元?”洛风担忧地推了推身边的人,见他咳的厉害人却不见醒,一探额头发现裴元脸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已经开始发热了。洛风赶忙起身点燃烛火,打湿了帕子为裴元擦了擦汗涔涔的脸。

此时裴元已经病的迷迷糊糊叫不醒,洛风很少照顾病人,少时师弟妹们病了也有大夫送药过来。现在唯一的大夫却躺在床上昏睡不醒,这让洛风也失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

阿布去三星望月与阿麻吕学习几日未归,落星湖也没有别人在,桌上的医书倒是一大摞柜子里药材也装的满满当当,奈何洛风并不会用。

裴元咳得越发厉害,听的洛风心里一抽一抽的,想喂些水与他润润嗓子裴元也喝不下去全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打湿了衣襟。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若是一直这般高烧不退,恐有性命之忧。洛风想了想,低下头为裴元渡了口水,又将被子细细盖好了,起身穿上了厚实的冬衣披上大氅出了门。

夜间风雪极大,寒风夹杂着湿意钻心刺骨。一呼一吸之间洛风只觉得胸口的伤隐隐作痛,撰紧了胸前的大氅,迎着风雪走出落星湖。走到半路视线越来越黑,洛风才发现自己未曾拿上灯。

乌云与风雪盖住了月光,遥遥望去三星望月上摇曳着的灯笼仿佛黑暗中唯一的一颗明星。

万花谷最近人手少,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也只有一名弟子在房内抱着火炉值夜。本是昏昏欲睡的值夜弟子忽然瞥见远处一个雪白身影急匆匆走来,说句实话,远看真的有些吓人。值夜弟子惊得差点拿不稳火炉,待那人走进了才看清原是一直在落星湖养伤的洛风道长。

“洛道长?!风雪这么大,你怎么来了?”值夜弟子赶忙打开门将人迎进来,心道这洛风道长的伤难道已经养好了?大师兄怎会让他在这个天气独自出来?

“咳咳……”洛风咳嗽两声顺了顺气,连身上的雪都来不及拍,急忙问道:“阿麻吕先生可在谷内?”

“二师兄?在呀,道长有何事?”

“裴元半夜咳嗽不止,还发起了热,我对医术一窍不通只得来此处……”洛风话还没说完,只觉胸口一阵钻心之痛,几乎站立不住。

“道长?!”值夜弟子赶忙将洛风扶到一旁坐下,将火炉塞进洛风怀里道:“洛道长你先在此处歇息,我去叫二师兄来。”

“那便多谢先生了。”洛风轻轻点了点头,方才上山之时强行用了内力,现在只觉得呼吸不畅胸口也疼的厉害。这若是让裴元知道了,免不了又是一顿说教。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阿麻吕大呼小叫的推门进来,头发还奇怪地翘着,一看就是刚从床上爬起来没来得及收拾的样子。“哦哟哟,这次风寒太厉害连大师兄都没抗住啊?!”

“阿麻吕先生。”洛风站起身脸上满是歉意,“打扰你休息了。”

“洛道长别这么见外嘛。”阿麻吕将药箱递给身后刚刚跟上来还在揉着眼睛的阿布,伸手抓过洛风的手腕诊了会儿脉。

也不知为何,洛风内心有些发虚。

“苍了天了。”阿麻吕揉了揉太阳穴说道:“虽然很想让洛道长你去客房那边休息,但是忧虑过度可能导致雪上加霜。我先行一步去瞅瞅大师兄怎样了,阿布,你与洛道长一起,可千万别让他再用内力了。”

“好勒!”阿布点了点头。

“麻烦先生了。”洛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此时地上已经积了厚厚地一层雪,阿布提着灯笼又蹦又跳地走在前面很是开心的样子,边走边安慰洛风:“洛叔叔慢些走,别担心,师叔的医术没问题的。”

洛风默默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阿布看没看见。

“洛叔叔,纯阳宫每年都会下这么大的雪吗?”阿布捏起一个雪球问道。

“是啊。”洛风微微笑着拍了拍阿布发尾上的雪,“纯阳宫常年积雪,到了冬日雪比现在还要大。”

“那晓元一个人在山上住,他会不会冷啊?”阿布担忧地问道。

听到小徒弟的名字,洛风的神色有些黯然。

“等春天到了,我们去把晓元接到万花谷来好不好?”阿布将灯笼抗在背上双手揉着雪球,“或者我去纯阳陪他,洛叔叔你在落星湖陪着师父,我去帮你照顾晓元!”

“好啊。”洛风闻言笑了起来,心中郁结一扫而空。

等二人走回落星湖,阿麻吕已经将药煎上了。洛风脱了外袍走到床前探了探裴元的额头,蹙眉道:“还这么烫……”

“放心吧洛道长,一会儿喝了药睡一觉热就会退了。大师兄身体强壮,病来的快去的也快。”阿麻吕嘴上宽慰着洛风,心里却道真是关心则乱,就算是药到病除这药也还没喝呢。

“我也帮道长你煎了驱寒的药,一会儿一定要喝了,否则大师兄要是知道你大雪天跑去找我给病了,非得揍我不可。”阿麻吕转身对阿布嘱咐了好一会儿,才背起药箱离开了落星湖。

洛风给裴元换了好几次毛巾,阿布才将药端进来道:“洛叔叔,师父的药好了,你的那份还得等一会儿。”

“给我吧。”洛风接过碗试了试温度,刚要喂药突然想到阿布还在身后,红着脸道:“你先去休息我来就好。”

“好吧,我去厨房看看。”阿布疑惑地挠了挠头,转身推门出去了。

看见阿布这么听话洛风才松了口气,要不然该怎么解释裴元现在迷迷糊糊喝不进药必须口哺这件事情。

等到一点一点慢慢将一碗药喂完,洛风只觉得满嘴全是苦味,好在这几月一直喝药已经习惯了。洛风刚将碗放下,就见阿布猛地推开门道:“洛叔叔!你的药好啦!”

“…………”

冬雪渐停,旭日东升。

窗外的日光一丝一缕地照进来,使得裴元慢慢转醒,他仿佛做了一个长梦,乱梦纷纭中一直有人在身旁陪着他,带着温柔的暖意。

抬手揉了揉还有些眩晕的额头,裴元正欲起身边看见了倚在床边睡着的洛风。他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换,衣襟上还沾着零星的药渍。

裴元略一思索,便知道了昨晚自己应是大病了一场。

指尖抚过洛风有些苍白的脸颊,裴元眼里全是藏不住的心疼。

轻微的动作让洛风从浅眠中悠悠转醒,看见坐在床上已经清醒的裴元,洛风赶忙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笑道:“果真是药到病除,怎么样,感觉哪里难受么?”

“我没事。”裴元将洛风的手握住,声音里带着久咳后的沙哑:“风寒而已,睡上一觉便没事了,倒是你怎么穿的如此单薄?”

说罢就要去探洛风的脉象。

“呃,我去厨房看看,做些吃的来。”洛风飞快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穿好外袍便推门出去了。

看着洛风急匆匆的身影,裴元皱紧了眉。

洛风前脚刚走,阿布后脚便钻了进来道:“师父你好啦?”

看见本应在三星望月的阿布出现在了落星湖,裴元心中便有了几分猜测。

“何时回来的?”裴元问道。

“昨夜和二师叔一起回来的!”阿布听裴元这般问,便坐上椅子认真说道:“昨晚可把洛叔叔急坏啦,大晚上跑去找二师叔,还把二师叔吓坏了。不过师父痊愈了便好,现在外面可厚的积雪,美的不得了,师父快出来看看!”

阿布叽里呱啦说了一堆,裴元越听眉头皱的越紧,难怪不让他把脉,应是自己都感觉到伤口反复了吧。

“去让洛道长回来休息,早饭不用他做,自有弟子送来。”裴元说道。

阿布跑出去了好一会儿,洛风才端着一碗药进来道:“虽说不发热了,但是今早的药还是要继续吃吧,阿布都熬好了。”

裴元也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洛风无奈地笑了笑只得放下药碗坐到裴元床边,乖乖地把手伸到裴元面前。

“受了寒不说,还强行用了内力。”裴元本以为洛风只是在风雪天出了门,没想到还强运了内力使得伤口复发不说还阻塞了经脉。“道长是觉得裴某医术高超,便这般不爱惜自己?”

“好了,我保证以后事事遵循医嘱,现在能喝药了吗?”洛风能感觉到裴元在生气,但是自己心里却是暖洋洋甜滋滋的。

裴元是气的不轻,又回想起了洛风命悬一线之时,心里又是难受又是后怕。但想起昨夜洛风是为了自己才又使伤势复发,心里又是另一种复杂而微妙的滋味。

洛风将药碗放到裴元手里,笑着捏了捏他的耳垂,说道:“行了,赶紧喝药。”

药晾了好一会儿已经温热了,裴元端起碗便一饮而尽,刚咽下去便发现洛风在自己嘴里塞了一颗蜜饯,不由得发笑:“我还会怕苦吗?”

“太苦总是不好受,你这碗也不知是哪些药材煎出来的,比我以往喝的都要苦。”洛风想起了昨晚一口一口喂药,苦的眉心都在发疼。

“哦?你怎么知道?”裴元微微眯着眼笑道。

这一问,让洛风猛地红了脸,移开目光不敢再看裴元。

揽过洛风细瘦的腰,裴元略一低头吻住了洛风带着凉意的双唇。

这是和昨晚截然不同的感觉。

洛风觉得舌尖微微发苦但又带着几丝甜意,周身全是裴元温暖的气息令他呼吸也急促起来。

万花谷一夜风雪过后四处都裹上了一层白色,阿布在门口堆起了一个大雪人之后疑惑地挠头:师父他们怎么还不起床呢?

无节操小段子:

阿布:晓元,万花谷的冬天是不是很美!

谢晓元:美是美,但是好冷啊……(瑟瑟发抖)

阿布:???还能比纯阳更冷吗?

谢晓元:纯阳是冷,但是我们有暖气呀!

阿布:……………………围笑

——————

风寒患者:说好的极难治愈呢?!怎么他吃了一碗药就好了?(不服)

阿麻吕:人家媳妇儿一口口喂的,你能比吗?

风寒患者:(围笑)有对象了不起啊!

阿麻吕:就是啊!我昨晚被叫起来就算了,还喂我一嘴狗粮!

裴元:(围笑)

(完)

评论(55)
热度(53)

2018-01-10

53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