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据说两位大师兄要成亲?!(完)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写起了日常(¦3[▓▓]

我的出差终于要结束了,感天动地!!

我真的很标题党哈哈哈哈哈哈

——————

隆冬时节,昆仑山地处边境山势陡峭,刮起烈风来更是让人觉得脸上如刀刮一般刺疼。

裹着厚厚的冬衣的萧孟只露出了一双灵动的眼睛,抱着一个木盒飞快地窜入了房内,抖了抖身上的雪搓着手道:“要命啊要命啊!昆仑真的好冷啊!”

正伏案写着什么的洛风回过头看着裹成球的萧孟噗嗤笑道:“怎么穿的这样厚重?你的心法和坐忘无我都练去哪儿了?”

“这里比纯阳更冷!”萧孟觉得自己的心法来了昆仑全失效了,不过看了看洛风一身轻巧的秦风,默默感叹人和人的差距真大。

“对了对了,刚刚信使说,收到了万花那边的信。”萧孟一边说一边将木盒子打开:“这些全是给大师兄你的。”

洛风一愣,拿过一封信看着上面“洛风亲启”几个字熟悉的笔迹,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

从洛风被谢云流叫到昆仑来之后,裴元就一天一封信的网昆仑送,本说好的来刀宗小住半月,但架不住谢云流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到现在竟然已经两月有余。而裴元的书信也从一开始一天一封变成了一天好几封,从嘘寒问暖变成了情话绵绵。

小心翼翼地将信拆开,红着脸将信读完,洛风边看边在心里默默地思考着怎么与师父开口说下山的事情。

“哎呀呀。”萧孟揶揄地用肩头撞了撞洛风,打趣道:“俗话说小别胜新婚,都别了这么久了,师兄回去便可与裴先生成亲了!”

“瞎说什么!”洛风又是无奈又是羞赧地驳了一句。

“昆仑越来越冷,大师兄受过伤身体肯定受不住,这样吧,我去与师父说!”萧孟笑嘻嘻地将木盒子塞进洛风怀里,“你就在这里慢慢看吧!待会如果师父骂我了,师兄你得请我在长安醉梦楼吃顿好的!”

萧孟说罢便一蹦一跳地出了门。

好一会儿洛风才想起来,吃饭不是醉仙楼么?!醉梦楼…好像是…嗯…?

果不其然,萧孟毫无意外地背了锅承受了一次谢云流的怒火。好在谢云流还是疼惜洛风的身体,晚上吃饭的空档板着脸对洛风道:“冬日里难受就下山去看大夫,调理好了再回来。”

洛风笑着点头答应。

“好好好!师兄别忘了请我去醉梦楼!”萧孟兴奋地直拍桌子。

谢云流一瞪眼,又抓着萧孟骂了一顿。

洛风回来的事情并未通知裴元,带着一身冰雪回到万花谷时正是月圆之夜。

昏昏欲睡的值夜弟子看见洛风瞬间清醒了,亲切的打完招呼之后还叨叨了半天最近裴师兄越来越严格了。

月上梢头,万花谷静静地笼罩在一片月光里。洛风遥遥望去,只觉得此处景致似乎变了。

花海笼罩在柔柔的月光下,遥望去只有落星湖的窗子透着烛光。

洛风刻意运起轻功隐匿了脚步声,偷偷顺着窗缝看去,只见裴元在昏黄的烛光下写着什么,眉目之间一片温柔的神色。

只看了一眼洛风便收回了目光,这段日子裴元白日里忙着处理事务,晚上还要点着灯给自己写信,想到这里洛风只觉得愧疚又透着一丝丝甜意。

门未锁,洛风轻轻推开门进了内厅努力不发出声音,却不料关门之时发出低沉的嘎吱声。

认真伏案写着书信的人疑惑地放下笔道:“阿布?”

门外没有声响,裴元站起身来掀开布帘出门查看,刚踏出一步就被带着冰雪气息的洛风抱住了腰。

“我回来了。”洛风埋首在裴元颈侧,微微笑着。

“怎么不提前与我说?”裴元惊喜地将人紧紧搂住,又有些抱怨地拍了一下洛风。

不可言说的部位被裴元拍了一下,洛风惊得一抖,红着脸道:“忙着赶路,忘了。”

裴元摸着洛风的道袍潮潮的,估摸着是路上下了小雨,可这人为了见自己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心里顿时软的一塌糊涂。

“快将衣服换了,别染上风寒。”裴元拿过洛风的行李和配件,又拿了毛毯将脱了道袍的洛风裹起来。

“我得先去沐浴。”赶路了好几天,洛风只觉得此时浑身不舒服。

“这会儿没有热水,又更深露重的,明日再洗也不迟。”裴元说着还为洛风把了把脉,他是担心了许久昆仑的冰天雪地会让洛风的伤势反复。

“你先去休息吧。”洛风推了推裴元,“再晚了又耽误你明日的事务,我自己来便好。”

“明日无事。”裴元将裹在毛毯里的洛风抱起在腿上坐下,束住了对方的行动。“既然你回来了,今日的信件便有我说与你听。”

热气喷洒在耳旁有些痒,洛风偏着头蹭了蹭,正欲说话便被裴元按在怀里紧紧吻住。

唇瓣被含住又舔又咬,洛风只觉得这毛毯像个火炉一般包裹着自己,微微张开嘴想要喘气又被随之而来的舌头搅得不能呼吸。

直到带着一丝凉意的手探入了他的衣襟,洛风才猛然清醒过来挣扎道:“我还未沐浴!”

“我说了,明日再洗也不迟。”裴元笑了一声,再次堵上洛风的嘴唇。

然而这次并未顺裴元的意,洛风用力推开了裴元,站起来拢了拢毛毯道:“你快去休息,我自己烧水沐浴就好。”

裴元神色中带了几分无奈和埋怨,坚持的拉过洛风的手道:“那一起洗。”

“………”洛风竟无言以对。

次日等到洛风幽幽转醒已经日上三竿。坐在床上懵了好一阵洛风才按了按发晕的头,披上外衣揉着眼推开了房门。

万万没想到的是,平日里没几个人的院子竟然坐满了万花弟子,此时都愣愣地看着从屋里出来的衣衫不整的洛风。

洛风也被吓了一跳,愣了一瞬便砰的又将门关上了,随之响起的还有他砰砰乱跳的心和门外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那个就是洛风道长吗?”新弟子好奇又激动的问。

“大师嫂什么时候回来的?!”惊讶的声音。

“第一次看到洛道长这个样子!”激动的声音。

“是不是明日就不用来上早课啦?!”欣喜的声音。

“咳咳。”全在裴元拿着书卷踏入落星湖的那一刻回归寂静。

因前段日子入了一批新的种子,开出的花药用效果极佳,只不过只能在水源旁栽种,并且只在正午开花错了花期采摘便无用了。

落星湖周边栽种了许多这种药草,故而裴元便让每日采药的弟子来落星湖上早课传授他们采药的技法,这样既省事又不会错过花期。

昨日高兴过了头忘了与洛风说这件事,更是没想到洛风会这样直接推门出来,一群人这样叽叽喳喳的讨论洛风让裴元神色间略微有些不悦。

眼看快要到采药的时辰,众弟子们你看我我看你交换了几个眼神,顿时做鸟兽散。

听见门外没了声音,穿戴整齐的洛风推门看了看终于松了口气。

裴元低声笑了笑,又板起了脸道:“我的道长,你怎么不穿好衣服就出来了。”

“以往也不见有这么多人,哪曾想今日…”洛风脸颊绯红,也非常不好意思。

“你可不许再这样被别人看了。”裴元抱着洛风,口气还带着一点儿酸。

洛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总觉得分别几月再相见,裴元那快要消失的小孩儿脾气又有些回来了。

好不容易两人有独处时间一起吃了个午饭,然而还没等休息多久阿布就探进头来扔下一句“师父!三星望月有事找!”便跑了。

想到昨晚裴元说的“明日无事”洛风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后果是被裴元按在椅子上亲的晕乎乎。

万花谷这些日子还有些凉,正午的太阳不晒反而暖洋洋的很舒服。洛风抱着养在院子里的小兔子准备去晒晒太阳,惊讶的发现落星湖后院儿竟然新出现了一条小溪。

在落星湖住了这么多年,里里外外逛了这么多次,洛风能万分确定这小溪是刚出现的。

溪水从山上潺潺流下汇入落星湖,四周开许多不知名的山花,显得春意盎然格外好看。

这几月看多了昆仑的冰天雪地,现在洛风只觉得心情大好。反正白日里裴元出去了自己也闲来无事,洛风抱着兔子靠在树下晒太阳,听着潺潺的溪水声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迷糊中感觉有温暖柔软的吻落在自己的嘴唇和眼睑,洛风缓缓睁开眼发现兔子早就不知跑哪儿去了,裴元正俯着身带着温柔地笑意看着他。

“你回来了?”洛风看了看天色,似乎并未过去太久,“这么快?”

“没法子,好不容易把你盼回来还不能陪着你,做事时便更想你,师父就训我不专心让我回来了。”裴元也靠坐在洛风身边,随手把玩着地上的落花。

“瞎说。”裴元做起正事的态度洛风再了解不过,“孙师父早已不管你了,怎么会训你?”

“训我是假,想你是真。”裴元笑道。

“……”洛风经常接不上裴元突如其来的情话,愣了片刻便红了脸。

“话说回来,此处怎会新出现一条小溪?”洛风适时转移了话题。

裴元四处看了看,眼神里也透着惊讶:“此处怎会有一条小溪?”

“…………”你莫不是在逗我?!

看着洛风的表情裴元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将人抱入怀中解释道:“此处本就有小溪,但是一直被树灌掩着,前段日子为了种药伐了不少灌木,这才形成这般景致。”

“原来如此。”不得不说这样一弄后院景致美了不少,洛风甚是喜欢。

“早就猜到你喜欢,我已经雇了工匠在此处搭一座别院,以后可以搬到这里居住。”裴元道。

“别院?”洛风四下看了看,此处离前院随有一段距离但也不用新修一处别院那么麻烦,“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原本的房子明明不错。”

“怕你又像今日那般跑出来被人看到。”裴元还记着早上那点儿事儿,“这里安静清幽,我觉得不错。”

洛风叹了口气,裴元这计划周全的模样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况且…”裴元一笑抱着洛风滚在了草地上,“想与你成亲,没有新房怎么行。”

“成亲?!”洛风被这个词惊了一下,又泛起一阵挡不住的甜意。

“是。”裴元的表情无比认真,“等再暖和一些我就与你上昆仑与谢前辈提亲,若是他不同意…我便抢亲!”

“噗,别担心,师父定不会为难你。”洛风笑道。

“等这些都办妥了,便成亲如何?请亲朋好友一起来万花谷见证,你是我的。”裴元凝视着洛风的目光温柔又深情,如落星湖的湖水一般内敛又蕴含着汹涌的情谊。

“嗯。”洛风轻轻地点了点头,抬手拥住裴元紧紧地埋进对方怀里。

前半生的颠沛流离,在此刻安定了下来。

起风了,各色的山花野草轻轻地摇曳着遮挡住了两人的身影。

————

无节操小段子:

某年某月某日,昆仑山。

谢云流:什么?!想与风儿成亲?!不同意!

洛风:………

裴元:谢前辈若是不同意,那我只有抢亲了。

谢云流(举起刀):我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裴元抱起洛风,跑了。

谢云流:…………???

——

大唐快报,今日头条:

—万花纯阳喜结亲!裴元洛风婚事或成门派外交里程碑。

—江湖侠士齐为裴洛送祝福!

—叶芳致用重剑堵门,竟称自己是伴娘?!

—谢云流神秘现身万花谷,业内怀疑其偷偷参加裴洛婚礼。

—谷之岚&萧孟合出裴洛典藏版新婚特辑,各大主城均有销售!

—万花谷张灯结彩放999个海誓山盟,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完)

评论(22)
热度(101)

2017-11-09

101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