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听说洛风会长有男朋友了?!

我发现我最近取名字都特别标题党…

本来我是要写一篇洛咩暗恋裴元,但是裴元没回应的,但是写着写着变成了这样,我也不知道为啥…

现在我艰难的在重庆用手机网页版发文,也是非常拼了…

————————————

九月初夏日的炎热还未散去,开学季这一天闷热闷热的,校门口的操场树荫下坐了一群等着办手续入学的新生和家长,各个都热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洛风还没结束暑假的时候就被学生会一个电话抓来提前帮忙办入学手续,前学生会长猝不及防将这个大担子交给他,洛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现在在烈日炎炎下边忙边想起来,高中竟然还没吃一堑长一智,为什么大学还要加入学生会呢!

“学长!你好帅呀!”一个短发女孩儿看着洛风一脸惊喜,拖着巨大的行李箱道:“学长哪个学院的?”

“法学院的。”洛风笑了笑把手上的表递给女孩儿:“同学先去报到吧。”

短发女同学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后面排队的人已经不耐烦了,催促着前面赶紧走。

刚开始洛风还能记住几个新来学生的名字,后面热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晕晕乎乎的连有些家长的问题都没听清。

天气实在是热的发慌。

“洛风学长,好久不见。”

这声音熟悉的让洛风一颤,几乎是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他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一年学长就不记得我了?”对方的笑容里带了些许无奈,拿过洛风面前的表走到一旁道:“我先去报到,不耽误学长工作了,下午再来找你。”

洛风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是了,他成绩那么好,考上这个大学一点都不奇怪。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洛风又感受到那时在高中时心跳加速的感觉。本以为到大学远离了他,没想到又遇到了。

裴元,好久不见。

说来洛风和裴元交集不多,高中的时候洛风就高裴元一级,基本上一两个月才能遇到一次。但在洛风高二下半学期好巧不巧裴元也加入学生会,当时学校幺蛾子特别多导致学生会忙到飞起。

就在那个学期,裴元成为了洛风得力助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洛风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暗恋之旅。

那种无法言说的心情与感情在洛风心里藏了整整一年,到了高三最关键的时期他突然想通了。以后分道扬镳各自安好,这无法说出口的感情就藏在心里让它随时间逝去吧。

让人没想到的是,裴元在一年之后也考入了这个大学又一次成为了洛风的学弟。

真是想想就让人头大,洛风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准备提前跑路。

“洛风,学长。”裴元又一次突然出现,“忙完了?”

“呃…对。”没想到合适的借口只能如实承认。

“喝点凉的降降温吧,看你脸红的,”裴元将手上还冰着的柠檬茶递给洛风,顺便用冰凉的手指蹭了蹭洛风通红的脸颊。

“……”洛风觉得自己接过饮料的手指都在颤抖,天气热的让人晕眩。

“现在也到吃饭的点儿了吧,但是我不知道食堂怎么走,学长能带我去么?”裴元笑着问,脸上就差打上“乖巧”两个字儿了。

你骗谁呢?!不知道食堂在哪儿你这柠檬茶打哪儿来的?!洛风在心里吐槽,内心大喊洛风!拒绝他!但是嘴上却答应道:“好啊,我带你去几家蛮好吃的店。”

两人边走洛风边给裴元介绍哪儿是哪个学院的教学楼,哪儿是图书馆,裴元就在旁边安静的听,时不时问上一两句。等洛风反应过来才发现裴元的问题全是关于自己的,哪个专业哪个班哪个宿舍都全透露完了。

“你问了这么多全是问我的,对你有什么帮助吗?”洛风有些无奈,内心却又难掩高兴。

“等我有事麻烦学长的时候不就有用了。”裴元答道。

“我还不知道你是哪个专业?”洛风抬眼看着裴元,对方比他高许多,这个角度正好看到裴元完美的下颚线。

“应用药学。”裴元也俯下目光看着洛风,“宿舍也不远,就在学长对门那栋楼。”

洛风点了点头,裴元考到医药方面的专业一直在他意料之中,不过当时自己还以为他会考医科大。

两人本就是校友又是同乡,一顿饭吃着也不尴尬。倒是洛风时不时被裴元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弄的心跳飞快,吃饭吃的快心肌梗塞。

回到宿舍洛风休息了半晌脸上温度才降下去,默默安慰了自己好一会儿反正不在一个院系,以后很难见了。

想着想着又很惆怅,一直以为自己都快把裴元忘了,今天又见面才发现哪里忘得掉,喜欢的感觉更是一点不减。

裴元,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洛风默默将脸埋进被窝,心里又是欣喜又是苦涩。

从那天之后洛风倒是真没见过裴元了,他都把在学校各个地方偶遇的开场白都想好了,就是一次没遇见过。

再次相遇,竟然是在军训的操场上。

不过裴元在队列第一排站军姿,洛风在队列外正在分配学生会的任务。

裴元那大高个都快一米九了,教官称他是整个连的门面得愣是把裴元分配在了第一排。好死不死团长正巧路过,盯着裴元看了好久拍手道:“好好好,这个小伙子分到国(防)旗护卫队去。”

洛风一愣,这么巧,他负责的就是国(防)旗护卫队。

下一秒,团长就把裴元塞到洛风面前:“洛同学,这个小伙子合适,你把他带过去!后面我再找些人来!”

国旗护卫队是军训门面中的门面,所以每次都会把新生中又帅又高大的同学叫出来单独训练。

“学长,好巧。”裴元笑的特别开心。

“你可别这么高兴。”洛风一边把他往小操场那里带一边拧着眉叹气,“这边儿的训练可比大部队那边难多了。”

“哦?学长以前也是?”裴元好奇。

洛风摇了摇头:“当时我因为一厘米之差没达标,不过阿致进了,每天回来都喊天喊地哭爹喊娘的。”

“那是谁?”裴元问完了才觉得似乎重点不对,又加了一句:“标准多高?”

“最低180。”洛风看了一眼裴元逆天的身高,难怪团长直接就让他进了,这再怎么目测也有185以上了。

裴元似乎又想说什么,终究没开口。

国(防)旗护卫队的教官格外严格和凶残,每天洛风坐在树荫下看着他们训练都觉得心惊肉跳的。

不过裴元依旧那么优秀,再严格再残酷的训练也能近乎完美的完成。

洛风的目光从头到尾几乎一直跟着裴元,只有在对方时不时看过来的时候闪开,顺便收敛自己扬起的嘴角。

一上午的训练把队里的同学都折磨的没脾气,连体力很好的裴元都在结束训练之后坐在洛风身边喝了一瓶水缓了五分钟。

洛风默默的将自己的电动小风扇放到裴元旁边,在对方开口之前赶忙窜起来跑到教官那儿询问下午的训练事宜。

裴元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闭上眼睛享受洛风留下的微风。

午饭时间洛风提前回到寝室没有与新生一起吃饭,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好一会儿才把混乱的思维理清。

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一直劝告自己离裴元远一些不要再去看他,但是见到了之后目光又会不由自主的追随过去。

虽然与裴元交流的时候显得无比正常,但是洛风脑子里那根线真是紧绷的要断了。

“我说你,趴在这儿干嘛呢?”叶芳致提着从食堂买回来的午饭进来,看见洛风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还以为他中暑了。

洛风默默坐直了身子,没有说话。

“就说你吃力不讨好吧,这么热的天还要看着那群大爷军训。”叶芳致把一瓶还冰着的可乐放到洛风面前,“一早上热傻了吧。”

“阿致。”洛风擦了擦瓶子上的水雾,冰凉的感觉通过指尖缓缓传来。“他也考到这里了。”

“啊?谁?”叶芳致吃着饭刷着手机,没反应过来。

洛风没回答,突然安静的气氛终于让叶芳致回过神,啪的一声放下筷子冲到洛风面前嚎道:“啥啥啥?说清楚点!”

洛风有个暗恋了两年多的人,这件事怕是只有他的好朋友叶芳致知道。

现在能让洛风这么不正常,估计也就是那个人又作妖了。叶芳致饭都不想吃了,满脸写着想听八卦。

然而洛风又不说话了,叶芳致只好开始自己猜测:“你不是说你们不会遇到了?那他是这届新生啊?!有机会有机会,赶紧下手啊!你说他知道你在这个学校他又专门看过来,指不定他也暗恋你呢!是吧!”

洛风给了他一个“你对我们大学号召力有什么误解”的眼神。

叶芳致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又开口:“这次你总得告诉我他叫啥名字了吧?”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下午的训练洛风晚了好一会儿,结果到小操场的时候发现只有教官在,队员全不见了。

“梁教官,怎么只有你在这儿?”洛风带着疑问走上前去。

“队服刚刚送来了,就让那群小子拿回寝室穿好了再过来。”梁教官在树荫下悠闲地拿着帽子扇风。

洛风点了点头,没想到今年这么早就要穿上队服训练,去年叶芳致就嚎叫了很久大热天护卫队的衣服不是人穿的。

思来想去,洛风觉得自己该去准备一些防中暑的东西给他…们。

“哟,这么快呢。”梁教官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不错不错,一定秒杀一帮人。”

洛风转过身一眼便愣在了原地,国(防)旗护卫队的制服穿在裴元身上衬着他宽肩长腿异常帅气。裴元这样笑意盈盈地走来,洛风觉得时间瞬间停止了,周围只剩下了越来越响的心跳声。

“学长脸怎么这么红,中暑了?”裴元看着洛风绯红又冒着薄汗的脸,关切地将手背贴了上去。

洛风瞬间毛都炸了起来,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慌张道:“我去趟医务室!”便急匆匆跑了。

“你看看你把人家吓得!”梁教官在一旁摇头。

裴元搓了搓手指,收回了目光。

接下来的几天洛风都保持着迟到早退的习惯,训练开始了才出现,训练结束前就消失,让学生会众人大呼神奇。

从各种渠道打听小道消息以及暗中观察好几天的叶芳致终于看到了洛风的暗恋对象,并且知道了名字和基本信息。

这天晚上叶芳致坐在凉席上对着洛风啧啧啧了好几声才开口:“你这样每天躲瘟神一样躲着裴元,啥时候才能追到人啊?”

“我没想追他。”洛风回答,又问:“你怎么知道他名字了?”

叶芳致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你整个训练全盯着一个人,稍微用点心就看出来了。”

“啊?你什么时候来操场的?”洛风疑惑。

这友谊小船怕是要翻。

深吸一口气,叶芳致越过这个话题:“没想追他?那你暗恋他?”

“这两者有关系?”

“崽,阿爸对你非常失望。”

叶芳致觉得自己有必要拯救一下这个即将失足的儿童,情场公子不是说说而已,脑子转过几个弯儿就开始给洛风洗脑附带出主意。

终于,经过叶芳致几个小时的说服教育,洛风终于答应第二天按时出现,并且至少跟裴元说三句话。

结果第二天梁教官不知道抽什么疯,带着队伍去三连那边拉歌。

三连几个大方的女生站起来唱了一曲,还指明送给队长。

气氛瞬间爆炸,众人催促着裴元回一个。

在这样的情形下裴元也不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随便唱了一首,但也让对面的女生红着脸鼓掌了许久。

从几个女生给裴元唱歌开始洛风的心情就越发低落,他坐在一旁听着周围的起哄鼻子有些发酸,最后裴元的回应更是让他全身发冷。

虽然一直不求结果,但是看着裴元与别人互动他还是忍不住,吃醋。

还是离远一点,离远一点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洛风又早退了。

看着趴在桌子上的洛风,叶芳致有一种穿越了的感觉。

听他说完今天的事情,更是恨铁不成钢。

“崽,你看看你把自己折磨的。”叶芳致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干脆直接告白,他把你拒绝了你就死心了,生活要向前看!”

洛风抬起头认真考虑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被拒绝的画面,眼眶变得越来越红。

“得得得!”叶芳致让他打住,“不如我给你介绍个对象,我们篮球队的,绝对帅,试着用新欢忘了旧爱好不?”

“………”洛风竟然被叶芳致神奇的脑回路震惊了。

“就这么定了,我打电话叫他吃夜宵。”

叶芳致掏出手机还没拨呢,就被洛风拦下来了。

“别费劲了,我还是明天继续跟裴元说三句话吧。”

其实军训时间已经开始倒数了,洛风想着等正常开始上课之后应该就会好一些…吧?

估计是心里教育有点作用,洛风又回归了正常的状态。

“学长,一起吃饭吧。”下午训练结束的时候裴元及时拦住了准备离开的洛风。

“啊?”洛风愣了会儿才慌忙点头:“好啊。”

吃饭的还有同队的其他人,第一次看到洛风与他们一起来食堂都惊讶的不行,抓着洛风开始问东问西。

直到最后众人都散了,裴元才问:“学长最近很忙么?”

“不…啊,有点忙。”差点说漏嘴。

听着这答案裴元却是笑了起来,“军训结束了我还是去学生会给你帮忙,好不好?”

温柔又低沉的声音让洛风感觉酥酥麻麻的,下意识就点头答应,但嘴上又顾虑道:“但是你们的课程很多…”

“没事,高中都这样过来了。”

后来他们又聊了好长一会儿,大多是在回忆高中的生活。

等走到宿舍楼下,裴元突然问:“洛风,那时候你怎么一声不吭的走了,联系方式也不留一个?”

突然听到裴元叫自己的名字,洛风的心就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支支吾吾半晌也没回答出个所以然。

“好在看到了红榜,知道你考到A大了。”裴元笑着看着他,眼里溢满了星光。

“你……”你考A大的原因里有我一份么?洛风在心里大声发问,却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

“我一直将学长当做目标。”

这是什么意思?洛风站在路灯下,茫然地看着他。

裴元却没有多做解释,又说了几句便与洛风告别回宿舍了。

毫无意外,洛风失眠了一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到大半夜,一颗心似是被什么酸酸涩涩的东西泡着,难受的紧。

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洛风第一次产生了想去找裴元说清楚的想法。

“崽,你这是在修仙吗?这个点儿还不睡等着猝死吧你。”叶芳致起床上厕所,看见还在翻来覆去洛风一阵无语。

“失眠。”洛风翻了个身不打算搭理叶芳致。

“我懂,少男思春嘛。”叶芳致搬过椅子站上去趴在洛风床头,一脸八卦地问:“说说,今天有什么进展让你失眠成这样?”

“………”一回头看见一张脸的洛风差点没叫出来。

“快说,说完睡觉了。”叶芳致催促。

“今天,裴元跟我说…”洛风想了很久,觉得还是找人说说比较好,要不然自己非得烦死。

“嗯,他说啥了?”

“他说‘我一直将学长当做目标’,他这是什么意思?”洛风问。

叶芳致直起身,目光有点古怪:“这句话的前因后果也说一下。”

洛风只好把他们从吃饭开始一直到分别说过的话全都说了一遍,裴元说过的话他记得格外清楚。

叶芳致的目光更奇怪了。

“?”洛风等着他说话。

“崽,我觉得你这个智商,估计已经告别暗恋了。”叶芳致意味深长的留下一句,回头睡觉去了。

“要你何用!”洛风怒捶床。

熬了一夜的洛风第二天早上被电话吵醒,这才猛然想起来今天就是军训结业的阅兵了,学生会众人集合了等不来会长全都在朝阳中怀疑人生。

好在原本的方案已经把负责事项分配好,洛风迟到也没出什么乱子,毕竟校长还得讲话一小时呢。

急急忙忙忙完一串事,直到主(防)席台宣布升旗的时候洛风才悄悄拿着相机走到看台的一角,假装自己是一个工作人员给走在队伍前列的裴元拍了一堆照片。

就在洛风最后按下快门的那一刹那,裴元似乎有感应一般朝他看了一眼,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猛地将相机放下,洛风感觉到自己脸烧的滚烫。

新生终于从痛苦的军训中解放了,许多人都拉着教官说要一起聚餐聚会。

国旗队那边也打算坐车去市中心嗨一圈,还专门有人打电话来叫洛风。

纠结了好半天,洛风还是拒绝了。

三分钟之后,裴元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洛风思考了十秒,接起了电话。

“学长,聚会为什么不想来?”裴元的声音略微低沉,洛风猜想他可能是不高兴。

没得到回应,裴元又继续问:“学长是不是不想看到我?”

为什么会这样想?洛风愣住,又赶忙反驳:“不是!我只是…还有事没忙完。”

“你老是躲着我。”裴元的语气略微急促起来,带着些许怒意和些许委屈:“是我哪里做的不对?让你不高兴了。”

洛风拿着电话的手都有些发抖,他觉得裴元还是有些在乎自己,这一点发现让他心头泛起甜意,又因为裴元的误会让他有些慌乱。

“你如果不想见我,就算了。”对面一直沉默,裴元也没了解释的意思。

“裴元!我……”

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窗外的蝉鸣有些闹人,洛风的鼻子又有些发酸。

在原地呆坐了许久,洛风突然拿起电话给裴元回播过去,对方却关机了。

洛风又给副队长打了电话,表示自己要参加这次聚会。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洛风不想让裴元觉得自己不喜欢他。

明明那么喜欢他。

洛风出发的晚了,正好赶上晚高峰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等他好不容易到了,队里的一群人已经吃完了晚饭正在ktv内鬼哭狼嚎。

“学长赶紧的,专门给你带了蛋糕!”副队长看见洛风进来赶忙招呼他,又把打包精美的蛋糕塞他怀里。“路上堵的想吐不,五点多出门学长你真是有勇气!”

洛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目光找了一圈发现裴元不在。

副队长似乎是看出来了,笑道:“教官特别叼,喝趴了几个人,队长刚刚去厕所吐去了。”

一听这话,洛风连忙把蛋糕放下,拿起一瓶水道:“那我去看看他。”

“那你去吧,出门左转走到头,蛋糕继续给你留着。”副队长摆了摆手,军训的时候没少被洛风照顾,显然已经习惯了。

与包厢内不同,ktv的走廊和休息区放着轻柔的音乐,裴元正一个人皱着眉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洛风在几米外停下了脚步,他极少看见裴元这样疲惫和苦恼的样子。他很想上去拥抱他,但是却连上前也不敢。

似是感受到了落在自己身上专注的目光,裴元缓缓睁开眼凝视着几米开外的洛风。

谁也没有开口,只有轻柔的音乐在四周飘荡。

“还难受么?”洛风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把矿泉水在裴元面前放下,语气中带了一丝抱怨,“以后别喝这么多酒。”

“你不生气了?”裴元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我没生气。”洛风认真的说:“没有生你的气,也不是不想见你。”

裴元坐起身子看着洛风,等他继续解释。

被裴元这样盯着,洛风的心又开始怦怦跳,心虚地低下了头:“我不敢见你。”

“为什么?”裴元可能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和目光有多温柔。

说还是不说?洛风撰紧了衣角,额头渗出了细密的薄汗。

“你不说,我就只有猜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裴元离他这么近了。

热气喷洒在后颈,裴元的声音就响在耳边。这种气氛和感觉,让他没经过思考就说出了口…

“因为我喜欢你。”

终于说出来了。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洛风瞬间感受到一阵冷意。绝望也不过如此。

想逃跑却一动不动地呆坐在原地。

似乎是眼睛睁了太久,又或许是太久没得到回应,洛风的视线慢慢开始模糊。

嘴唇上传来冰凉却柔软的触感,还带着一丝酒气。

洛风瞪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清,感受到自己被人温柔地搂住亲吻,却是有些醉了。

这或许是一个梦吧。

顺从地闭上眼,感受到有些凉意的液体划过脸颊,又轻柔的被人吻去。

“我也喜欢你。”

裴元的声音又一次,带着愉悦的笑意和热气从耳旁传来。

梦又醒了。

(完)

评论(23)
热度(85)

2017-10-27

85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