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快穿]媳妇儿总是失忆怎么办?(7)[总裁世界]

本来都快写好了!因为我们单位的垃圾网给丢失了!

害得我又重写了一遍!

写着写着我觉得我便宜裴元了!!!!

——————————————————————

第七章

刺骨的冬风吹得呜呜作响,倾睿高层的灯光也散发着冰冷的寒意。裴元抬手看了看时间,会议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并且没有结束的意思。

在一旁安静如鸡了好一会儿的引灵终于忍不住让萧孟转达道:“别等了,一会儿他们下来看见你,不是更说不清!”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裴元抓住了重点,听见问题的引灵立刻开始平躺装死。

引灵虽不说,但这个态度裴元也能猜得七七八八。倾睿十有八九出了内鬼,近来出现的不大不小的问题是被人刻意针对,今天洛风被急急忙忙叫走引灵又这个态度,看来是那个内鬼开始针对洛风了。

给洛风发了短信,又打电话给助理让他把最近能查到倾睿的动向和资料给拿过来,裴元这才开车回了公司。

青岩的加班狗看到裴元全都惊呆了,平日里每天上班一小时休假一整天的老总怎么来加班了?!也不知道这群人知道裴元看的是倾睿的资料而不是自己公司的工作会怎么想。

“嗨哟?今天太阳从地底下出来了?!”阿麻吕带着几个人刚谈完项目吃了饭回来,看见裴元竟然在公司加班,惊得他酒都醒了。

“谈妥了?”裴元也不抬头,直接问道。

“妥了,本来就是双赢项目,哪儿能不妥啊。”说罢,阿麻吕探头一看,顿时大呼小叫起来:“WTF?!你竟然在看倾睿的股市表?!”

裴元没理他,阿麻吕又自顾自的说起来:“倾睿高层最近怕是被烦死吧,小项目被人截胡,股票跟坐过山车似的,一看就是有人搞他们啊哈哈哈。”

“这些只是小打小闹。”裴元合上资料,这些问题固然会让倾睿有一些损失,但后期很快可以弥补回来,看来还有什么大问题他没有发现,或者还没有消息泄露出来。

自这一晚之后,连着两天都没有洛风的消息。不管是打电话给洛风还是倾睿公司,得到的回应都是“洛先生正忙,空闲了给您回电。”

倾睿的人员高层口风紧什么也探听不到,员工只知道自己的工作根本不知道上层机密,这叫裴元有些苦恼,想帮洛风一把都不知从何下手。他倒是想与倾睿合作几个项目来拉近关系,可对方一直没有回应。

引灵也只知道吃瓜,半点信息也不透露给裴元。

就在裴元去倾睿公司和洛风家门口等人好几次未遂的时候,新锐企业拂晓宣布拿下南区商圈项目并在发布会上介绍了具体的实施方案。这无疑让许多人吃了一惊,这个项目是大家公认的倾睿囊中之物,拂晓论火候来说远远比不上倾睿根本没有竞争力。但最后项目竟让拂晓一举拿下,并且方案策划以及投入资金不输倾睿,这就让许多人开始猜测拂晓是何人在背后操盘。

因为这次项目被拂晓夺得,当天的股市就开始有了大的变化。商人逐利,风向一变就有许多本身立场不稳的中型企业开始摇摆不定,虽然说小合同影响不会太大,但大大小小的累计起来也会慢慢让倾睿财政吃紧。

新闻发布会当天许多企业都在密切关注拂晓的动向,迫切地想知道这个企业背后的推手是谁。青岩高层也聚在会议室里看着直播视频,时不时三三两两地交谈着。

“哦哟,看看这群人,竟然派人去现场守着,站队也太快了。”阿麻吕摇着头啧啧地感叹,现场有好几个人都是熟面孔,以前还与倾睿有过合作。

裴元没有搭话,只是仔细听着发言人说的计划方案,越听眉头皱的越深。这个方案不像是拂晓这种新锐企业扛得起的,许多项目都会让这个年轻的企业力不从心,如果没有有经验的企业与之合作,恐怕后续资金和善后都难以补上。

“这个方案,拂晓恐怕抗不下来。”青岩股东之一颜真卿捋着专门留长的胡子喃喃道。

“颜师父也这样觉得?”裴元回过头来说出自己的疑虑:“就算是发布会上略有夸大真正实行的时候减少一些环节,也会耗掉拂晓大部分精力和财力,使这几年只能做这一个项目,其实对于拂晓是得不偿失的。”

“这个公司八成是被人利用了。”颜真卿道,“为了针对倾睿。”

正当裴元还想说点什么,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亮了。

看见来电显示,裴元也顾不上现在是会议时间,连忙接了起来轻声道:“洛风?”

似乎是听见裴元那边的声音,洛风迟疑了几秒才开口:“你在忙么?”

“没,不忙。”裴元说完就见全场股东和高层的眼光刷刷刷聚集在自己身上,但是他依旧很淡定地开口:“怎么了?要不要见面聊?”

“嗯,我在家里等你。”洛风也感觉到了裴元这边的迷之气氛,短短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自从他俩同居之后洛风口中的家里就是裴元的房子,洛风只在周末闲暇的时候才时不时回到洛家的别墅。听到洛风说回家了,裴元心情瞬间愉悦了不少但同时还伴随着一些担心。

阿麻吕在一旁看着裴元微笑的表情,感觉突然被塞了十斤狗粮,又在心里感叹公司药丸啊!

“各位,我有事先走一步。”裴元站起身道。

总裁要走他们能有什么话说,只当刚刚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飞速开车回到家一开门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味,裴元的住处离公司不远,这么一会儿时间根本不够做饭的,显然洛风已经来了许久才给裴元打的电话。

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全都是裴元爱吃的菜。

“你回来了。”听见开门的声音,洛风放下了手机招了招手,“快来吃饭吧。”虽然表现的与平时一样,但是洛风脸上的疲惫的熬夜出现的黑眼圈是掩盖不住的。

裴元没有回话站在原地盯着洛风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裴元的眼神,洛风慌慌张张地拿着碗准备去盛饭,但还没走两步就猛的被裴元从背后紧紧抱进了怀里。

洛风的身体猛的一僵,感受到背后温暖的热度又慢慢地放松下来,卸了力一样完全靠进裴元怀里。

“这几天我很担心你。”裴元下巴抵在洛风的颈窝里,温柔地轻吻着对方的鬓角。

“对不起。”洛风瓮声瓮气地吐出三个字。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裴元将人转过来,拿掉洛风手上捏着的碗放到一边,看着对方的眼睛发问。

洛风咬着嘴唇目光慌了一圈才说道:“我之前,怀疑了你。”

他只这么一说裴元就懂了,倾睿出了事高层有人怀疑洛风定会将话头甩向自己这边,怀疑到自己头上也无可厚非。

“你就是因为这个好几天不联系我?看到我专门去等你也不出现?”裴元冷下了脸收起了温柔的语气,搂着洛风的手也松开了。

“我那时候脑子太乱了……”洛风赶忙将裴元的手抓住,解释的话说了半句又换成了“对不起。”。

洛风对待“爱情”是一个完全的初学者,对待商业也只是一个新手。这两者交织在一起让他方寸大乱,这两天他一边跟着公司的人忙前忙后,又一边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的结论进行否定。

最后,他想起了那天在漫天金色烟花下,裴元目光坚定的对他说“我爱你。”,他也回应对方“我相信你。”。

所以洛风想起自己刚刚说完相信裴元又因为别人几句话去怀疑他,这让他心里非常愧疚。

洛风这一系列心里活动裴元都猜到了,看到对方现在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手好像是在怕他生气一般,裴元的心就软的一塌糊涂甚至泛着丝丝甜意。

“圣诞节那天你说了什么?”裴元佯装生气地发问。

“我相信你。”洛风眨了眨眼睛,说出了自己心里想的那句话。

裴元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轻声道:“我说了什么?”

洛风的脸慢慢红了,眼神氲着水汽但又透着坚定:“我爱你,裴元。”

这话让裴元再也装不下去冷脸,轻轻地笑了起来。双手温柔地搂住洛风的腰,裴元低下头轻轻地含住对方的双唇舔(防)舐。

这样温存甜蜜的气氛谁都不想打破,洛风微微扬起头闭上了双眼回应着裴元的动作。一个长(防)吻让周围空气都稀薄了起来,但洛风稍稍退开距离裴元就会追上来重新吻上他,慢慢的整个人都被裴元压在了椅子上。

余光瞟到餐桌上的饭菜洛风才回过神,用力推开裴元喘着气道:“饭菜该凉了。”

其实裴元还想继续干点什么,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他只好放开洛风乖乖坐下来准备吃饭。

好在屋内暖气足饭菜依旧热着,吃饭的时候洛风把这两天公司的事情都跟裴元说了,倾睿虽然有人怀疑他但是拿不出证据也没怀疑。洛风说倒是有几个人把矛头直指青岩,这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恐怕不会这么简单。”裴元边吃边道:“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若是有人针对你后续肯定还有动作,你要小心。”

“嗯。”洛风点了点头,“其实我觉得他们或许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我父亲或者整个倾睿……拂晓的那个方案,的确是倾睿的,但是泄露人员还没找到。”

“猜到了。”裴元点了点头,“拂晓恐怕也是别人的棋子而已。”

下这么大功夫说是针对洛风也太小题大做,但如果是针对倾睿高层想让倾睿易主,那也就能说得通了。

“放心,我会帮你的。”裴元握住洛风的手,心里暗自计划起了什么。

“你不用……”

“相信我。”

洛风愣了愣,轻轻地笑了起来:“好。”

无节操小段子:

拂晓总裁:我以为我是个BOSS,没想到我只是个棋子?!!

————

引灵:恨铁不成钢啊!!洛风!你要向你师父学学!凶一点!

洛风:超凶.jpg

引灵:生气!这样一点都不狗血!我要去设计一下第二个世界的剧情了!

裴元:原来剧情都是你设计的/微笑

引灵:………………

————

太上老君:最近兜率宫奇奇怪怪的书怎么越来越多了?

哪吒: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路过

太上老君:???

(TBC)

评论(12)
热度(28)

2017-10-22

28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