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快穿]媳妇儿总是失忆怎么办?(5)[总裁世界]

啊,我真是不适合写长篇啊,哭!

下个周还要强行换部门,想哭,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摸鱼码字。

提示一下:并不会变灵异文!都是灵异造成的人祸啊!毕竟裴总不会抓鬼。

有几个搞事的鬼怪是贯穿全文的哈哈哈哈(

——————————————————————

第五章

这个事情的发展显然没有裴元想象的那么顺利。洛风一早上没去上班这件事让谢云流脑补了许多有的没的,其结果就是整个倾睿一下午的工作量陡然增大,员工们哀鸿遍野,洛风也逃不掉加班到深夜的命运。

眼看时间过了晚上23点,原本万里无云月光皎洁的好天气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起来。

裴元的办公室在青岩大厦的高层,他站在窗前看着对面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倾睿,心中泛起一阵不安。就像印证他的感觉似的,倾睿大楼每一间办公室的灯不约而同的闪了起来,瞬间全部陷入了黑暗。

与此同时,一阵电闪雷鸣,暴雨倾泻而下。

“引灵说这次不是它搞的鬼。”萧孟的声音传来。“不过天有异象,恐怕有事发生。”

裴元急匆匆地下了楼,这件事如果与引灵无关那也绝不会是偶然事件,天色变得太突然,倾睿整栋大楼停电在以前也是基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边思考着各种可能性一边淋着暴雨跑到了倾睿大门前,这才发现楼下大厅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闹哄哄地嘈杂一片。

借着一些微弱的光亮大致扫视了一圈,这些人应该都是一楼二楼的程序员,并没有发现洛风的身影。

“大师兄的气息在顶层。”萧孟的声音有些焦急:“引灵说这里突然鬼气环绕,怕是道行高深的鬼怪被引来了。”

“有什么办法?”停电乘不了电梯,裴元只能从楼梯跑上楼。他对这样怪力乱神之事裴元完全没有办法,只得依靠他们几个纯阳弟子。

“人间世界阳气颇重,鬼怪不敢贸然出现,今日怕是借人力作怪。”上官博玉缓缓道,“你只得将此人找出,尽量别让洛师侄被他伤到。”

闻言,裴元脚尖一点,竟是使出了许久不用的点墨山河。好在附近已经没有人在,要不然在黑暗中突然有黑影从头上飞过,怕是要把人吓个半死。

顶层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甚至没有半点声响,一点儿都不像有人在的样子。

“洛风?”叫了一声不见回应,裴元按开手机的电筒,借着唯一的光线往里走去。

顶层不是办公地点,平日里很少有人来。所以裴元对洛风会出现在这里也感到不解,走了一会儿半个人影都没看见,裴元疑惑道:“他在哪里?”

引灵兀自飞向前转了一圈,道:“就在这层,但具体在哪儿不知道,往里走看看。”还没等裴元走多远,引灵又借着萧孟的声音传话了:“天狗食月,不祥之兆。”

这乌云密布大雨倾盆的,能看出天狗食月也是很不容易。

没工夫理会引灵继续传来的碎碎念,裴元加快脚步一间一间的搜寻过去一直都没有找到洛风的踪影。本以为洛风可能已经自己下了楼,却在顶层最里面的拐角处见到让他心跳骤停的一幕。

洛风倒在房间的拐角处,白色衬衣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这幕在裴元的脑海中与宫中神武之时的画面慢慢重合,让他觉得全身的血液也刹那间变得冰凉。

好在他的身体已经快于思想一步上前去探了洛风的脉搏,伤口不深只是失血过多,这让裴元稍稍安下心来。这个世界的人多数没有内力也不会武功,所以这一刀并没造成太大的伤害。

“洛风……”裴元点了洛风几个穴道将血止住,眼里满是心疼。

但是到底是谁会这么做?!

正欲开口问引灵之时整个大楼又突然亮了起来,强光刺的有些睁不开眼。身后一阵脚步声,才发现是有人已经了报警叫了救护车,保安正和他们一层层的搜寻着还没有发现的员工。

“小公子怎么了?!”保安小哥看到洛风一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吓出一声冷汗,连忙给医护人员让出位置。

裴元身上没带着救人的医具,只能先让医生和护士将洛风抬上担架。正想跟上去之时又突然被两个警察拦下,“这位先生,请您去警局走一趟,我们需要了解一些事情。”

洛风觉得自己又回到了梦中。

他穿着单薄的衣服,赤脚站在茫茫白雪中,寒风刮过便是一阵锥心刺骨的疼。

“洛风。”

一声熟悉的呼唤让洛风猛地回过头,但依旧没看见半个人影。

“裴元?”抓紧了衣襟站在风雪里,洛风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

“裴元……你在哪里?”

虽说洛风的伤口并无大碍,但裴元还是放心不下,让引灵给自己开了个挂之后就赶忙跟上了救护车。

旁边一脸懵逼听着公安厅长给自己打电话的小警察:……???

这个世界的医疗技术要比本来的世界先进许多,裴元坐在洛风的病床边心里隐隐有些后怕,若是洛风死在这个世界,魂魄之一被吞噬了,那该怎么办?

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

本来在邻省开会的洛父得到消息急匆匆地赶了来,虽然几次确认了洛风没有大碍,还是得自己见着了才安心。

“伯父。”裴元站起身来,向洛父点了点头轻声打了招呼。

来的时候助理已经与他说了是裴元先发现了洛风,所以对他在这里洛父也并不意外,反而是跟着来的谢云流皱眉道:“你怎么还在这里?”问完又生怕裴元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抢过话头道:“现在没事儿了,你赶紧走吧。”

裴元却是把目光转向了洛父,道:“伯父可知道此次是何人对洛风下毒手?”

洛父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说:“恐怕是赵凌的人。”

“赵凌在公司竟然还有人!”谢云流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又想起洛风还在昏迷赶忙看了看惊到他了没有。

这件事再探讨下去就涉及一些公司机密了,家丑不可外扬,洛父给谢云流使了眼色,又对裴元道:“这次多些裴总出手相助,天色不早了,裴总尽早回去休息吧。”

“伯父。”裴元往前走了两步,神色无比认真的说:“我与洛风……”

“赵凌那个小子现在八成想跑!走,我俩先去他家里堵着!而且这件事也不能让记者走漏了风声!”还没等洛父反应过来,谢云流说罢拉着他就出了门。

洛父:“???”

裴元:“………………”

深深地叹了口气,裴元看见那团白色引灵在天上翻来覆去,明显就是笑得不行的样子。“这件事对洛风有影响么?”

“放心吧,并无大碍。”萧孟的声音传来,感觉也是憋着笑。

就在此时裴元瞅见洛风脚腕上的姻缘线忽明忽暗,似乎是再寻找什么却又找不见的样子。原本安安静静睡着的洛风也微微发起抖来,嘴里还碎碎念着什么。

裴元赶忙上前握住洛风的手,感受到一阵不寻常的冰凉。

就如同是在冰雪中抓住了唯一的热源,洛风整个人都往裴元那边蹭过去。生怕碰到洛风的伤口,裴元连忙小心地将他搂进了怀里。

“你在哪里……”洛风的声音带着一丝迷茫,还有一丝委屈。

“裴元……你在哪里……”

“我在这儿,洛风。”裴元轻轻捋着洛风的发丝安慰他,微低下头,在洛风冰冷的双唇印下一个温暖绵长的吻。“洛风,我在这里,一直都在。你睁开眼便能见到我了。”

似乎是听见了裴元的话,洛风平静了不少,安安静静地倚在裴元怀里睡了过去。

进来查看洛风伤口的医生见到这一幕,惊出一身汗,一边工作一边念叨:“你这个年轻小伙子也不控制一下自己!万一碰到病人伤口怎么办!”

“大夫放心,我很小心。”裴元微笑着说。

“再小心也不能这样!现在最怕的就是你们这群不遵医嘱的年轻人……”

“您放心,我也是大夫。”裴元微笑着安抚。

医生:“………………”

好在第二天早上洛风的生物钟就将他叫醒了,迷迷糊糊感觉自己睡了一万年的洛风睁开眼都觉得整个人都发着晕,愣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

这个病房的床比一般的病号床要大一些,裴元将洛风轻轻地搂在怀中,靠在床头小睡。

仰起头看着还在睡梦中的裴元,洛风觉得自己的心跳的飞快。他依稀想起昨晚在梦中感到无比的寒冷,又在一瞬间被全部驱散了,是裴元吧……

洛风盯着裴元的脸发着呆,手指轻轻地将对方的长发绕在自己手指上。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裴元缓缓睁开了眼睛,这把洛风吓了一跳赶忙松开手就要从床上起来。

“嘶——”这一下牵动了伤口把洛风疼得不轻。

“别乱动。”裴元或许是因为没睡好,声音有些低哑。他坐起身检查了一下洛风的伤,确认没什么事之后才俯下身吻了吻洛风道:“还好你没事。”

洛风觉得自己现在恐怕是熟透了。

(TBC)

无节操小段子:

炮灰凶手: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洛风:人在公司坐,刀从天上来。

————

裴元:为什么都这样了姻缘线还没连上?

引灵:废话,你得上了他才行!

裴元:哦?我懂了。

洛风:???等等……!

隔壁裴影帝:羡慕裴总。

隔壁洛钢琴家:???

评论(24)
热度(39)

2017-09-02

39  

标签

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