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sian夜 —

[裴洛][一起来过七夕呀]裴洛为你盛上了一碗狗粮。

七夕快乐呀!!

在今天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吃最爱的CP的狗粮!

开心!

希望大家每天都有好心情!尤其是亲爱的 @玄月镜澈 么么哒!

PS:整个8月爆肝了,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工作摸鱼使人效率提高。

————————————————————

夏末秋初的天气格外湿闷燥热,就算是在秦岭深处四季如春气候宜人的万花谷,也会让人感觉到这秋老虎的威力。

从小在纯阳宫长大的洛风更是受不得这热度,就算是坐忘无我心法加持,在屋外铺天盖地的热浪下他也觉得有些烦躁。

于是洛风道长拿着纯阳新出的剑谱,在落星湖的屋子里呆了小半个月都没有怎么出门。

这天傍晚突然变了天,浓黑的乌云遮住了烈阳的势头,天色瞬间暗了下来。

突然间没了光源的洛风放下了手中的剑谱,抬头看着窗外的老树被吹的哗哗作响,心道这天怕是要迎来一场暴雨了。

乌云中划过一道闪电,洛风一惊,赶忙出了门将院子里晾晒的衣服和药草收进屋内。

四周只有大风的呼啸声和树叶的哗哗声,这时洛风才恍然发现,落星湖已经冷清了小半月了。

两季交替的时候疫病多发,万花谷的弟子们最近很是忙碌。许多弟子出谷去治病帮忙,谷内人手急缺每人不得不身兼数职。裴元每日早出晚归,就连阿布也出去帮忙了。

洛风叹了口气,以前裴元总是怪他忙于静虚事物时常见不着面,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一阵惊雷,大雨滂沱而下。

暴雨浇散了秋热,狂风中还带着些许寒意。

这雨一时半会儿怕是停不了了。

洛风想了想,撑开伞走进雨里,慢步往三星望月的方向而去。

这雨仿佛是要将大地彻底浇透,雨幕已经将天地间连成了一片。走了没一会儿洛风的衣角就被狂风裹着暴雨给浇湿,袖子上的阴阳鱼坠也滴答滴答的滴着水。

这个时间正巧许多弟子从三星望月出来,或打着伞或带着斗笠急匆匆奔向自己的住处,看来是今日之事处理的差不多了。

“洛道长?”防风正躲在屋檐下拯救着箱子里的信件,冷不丁看到许久不见的洛风,惊讶的站起身。“这狂风暴雨的天,你怎会来此?”

“防风先生。”洛风笑着与他打招呼:“今日天气凉爽,我便出来走走。”说完顿了顿,又道:“先生可知裴元在何处?”

防风闻言大笑了几声,揶揄道:“道长是来接大师兄的吧?我懂我懂。大师兄还在孙师父处,道长上去便可。这会儿了事务也该忙完了。”

洛风点了点头,耳垂有些微红,“多谢防风先生。”说罢,脚尖一点,梯云纵接上逍遥游一气呵成,直接飞上了三星望月。

防风仰头看着,嘴里喃喃道:“纯阳宫的轻功就是逆天…”难怪华山那么多悬崖峭壁,他们连梯子也不修几个。

三星望月此时人已散尽,只留了几个守夜的弟子。见洛风到来,本想帮他唤出裴元,却被洛风抬手制止了。

收起了躺着水的油纸伞,洛风侧目从窗口看去。

屋内只有裴元一人,他握着笔皱着眉,时不时在纸上写两笔,似乎是在改动着什么。

看着裴元这般认真的样子,洛风不由得想起了幼时接了师叔的委托,独自来万花谷时见着裴元的时候。

那时裴元才刚刚被孙思邈收做徒弟。

从花海玩儿了一圈儿归来的裴元看见了正在把几包药草收进包裹中的洛风。他那时小孩儿心性,又是最淘气的年纪,眼睛滴溜一转看见师父不在旁边就上去将洛风手腕一抓,佯装怒道:“你是何人?怎的来万花谷偷药!”

洛风一愣,看向这个比他矮一截儿的小万花,无奈地笑了笑:“我是纯阳宫弟子洛风,我不是偷药的,这药是孙先生给我的。”

“别骗人了,小偷会承认自己是小偷吗?”裴元抓着洛风的手不放,第一次在谷内见着与他差不多大的人,让他玩儿心大发。

洛风却没心情与他玩闹,皱了皱眉道:“你可与我去孙先生处对质。”

这就很没意思了。裴元撇了撇嘴,只觉得这个人虽说是个小孩儿,却像个大人一般无趣。

后来裴元才知道,洛风那时便独自撑起了一个静虚,他玩儿心,他的小孩儿心性,全都被他吞进了肚里。

那段时间洛风隔三差五就要来一趟万花谷,纯阳宫人手不够,洛风便帮着李忘生来万花谷取药。

每每洛风来总免不了被裴元逗着玩儿。有时候是自己包好的药突然被换了,有时候又是自己的包裹突然被吊在了树上…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又一次发现自己的马被偷偷牵走藏起来的时候洛风一股怒火涌上心头,还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你叫我一声裴先生,我就把马还给你!”裴元坐在树杈上,笑嘻嘻的看着他。

“我长你四岁,我不叫。”洛风偏过头去,狠狠道。

“那你要自己走回去?”裴元翻了个身,从树上蹦了下来,“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你怎么总是这样!”洛风瞪着裴元,眼睛气的通红,声音断断续续的,“裴元!你…你…”这次他真是气急了委屈极了,平日里积攒的情绪竟然在这一刻全部迸发了。他的话还没出口,眼眶里霎时间蓄满了泪水。

洛风习惯性的眨了眨眼,泪珠就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裴元却被吓坏了,今天怎么能把人逗哭了,心里竟隐隐担心洛风以后不来了怎么办。“你别哭啊!我把马还你!”

声音里带着几丝焦急,裴元过去踮脚帮洛风擦了擦眼泪,打着转哄他。

他们的关系好转,也是在那个时候。

猛地从回忆中醒过来,洛风低头笑了笑,裴元踮着脚帮他擦眼的画面仿佛还在昨日。但不知什么时候,裴元已经比他高出一大截,肩膀也比以前宽多了。

是什么时候,那个淘气的小孩子,变得这般成熟可靠?

或许是那个时候……

那年他俩相遇在扬州,洛风一直觉得是偶然。

洛风趁着空闲去了趟藏剑山庄取了自己拜托叶芳致新打造的一柄剑,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独自南下办事的裴元。

两人相见自然是高兴,裴元说既然都不急着走便一起去逛夜市吧。

现在两人聚少离多,洛风自然答应。

晚上走上街头看到一对对的爱侣,洛风才想起来今日是七夕佳节。

扬州城内四处燃放着烟火,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一对对的,洛风走在裴元身边感觉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不自在的加快了脚步。

还没走几步,就被裴元揽住了腰,洛风一惊疑惑的看了看他。

“洛道长你跑什么。”裴元笑着眨了眨眼,“今日城里有好多节目,不想去看看?”

“今日来来往往全是爱侣,我们去看恐怕…”洛风恻了侧身子,避过了裴元的手。

“我们不像吗?”裴元扣住洛风的手指将他拉到卖桃花灯的小摊前道:“老板,给我们两个桃花灯。”

“好嘞。”卖花灯的小姑娘笑盈盈的将桃花灯和许愿笺递了过去,笑着说:“今天许多人来买花灯,其中就数两位最般配!”

“我们不是…”

“多谢老板,我也这样觉得。”

洛风急着解释,却被裴元打断了。

直到走远一些了洛风才挣脱他的手道:“你今日又不规矩了,玩儿什么呢。”

“谁说我在玩儿了。”裴元也沉下脸,眼里写满了认真。

“你…”心跳没由来的快了起来,洛风低下头道:“我不看什么节目了,你去吧。”

说罢转身便要走。

整个人却被裴元从背后紧紧搂进了怀中。

洛风愣住了,这样的拥抱代表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我第一次写花灯,还是八年前的七夕节。”裴元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那时我写的许愿笺,便是愿长大能将洛风娶回家。”

洛风满面绯红,心里暗骂裴元胡闹。

“现在这张许愿笺,我只想写,愿与洛风永生永世在一起。”裴元的声音有些轻,却一下一下击打着洛风的心。

“洛风,你愿意吗?”

一声惊雷,洛风再次回过了神。

回想起来,心中如蜜糖一般甜滋滋的。

他们的一辈子,他们的永生永世。

只是想一想,都让洛风不自觉的露出笑意。

嘎吱——

裴元推开门,刚想询问守夜弟子伞放在何处,就看见了在窗边垂首微笑的洛风。

“忙完了?”洛风笑着走上前来,指了指滂沱的雨幕,“雨太大了,怕你回不去。”

疲惫烦恼似乎一瞬间一扫而光,裴元笑着牵起了洛风的手,却又在触及一片冰凉之后变了脸色。“手怎么这么凉?”

“可能是风吹的…”不说洛风还没发现,淋了雨的半边身子现在冷的紧。

“衣服湿了这么多,还在风里站这么久。”裴元皱着眉拿过了洛风手中的伞撑开,又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

“这样你该淋湿了!”洛风现在才开始后悔,应该带两把伞来的。

“我淋一点儿不打紧。”裴元收紧了手臂,“你再淋雨吹风,明日怕是就要染上风寒。”

洛风争不过他,只得依近裴元怀中,两人撑着伞走进了雨幕里。

一直透明的守夜弟子拿着给裴元准备的雨伞,不知所措。

雨势渐渐的小了。

(完)

无节操小段子:

李忘生:我年纪轻轻的到底怎么了老让要风儿去帮忙取药……

——

守夜弟子A:其实我身边放着许多的伞……

守夜弟子B:闭嘴!千万别说出来,就当我们万花谷一把伞都没有。

守夜弟子C:恋爱中的人你不懂,来,吃狗粮吧。

——

阿布:晓元我告诉你哦,在我师父小时候,就把洛叔叔欺负哭过。

谢晓元:真的吗?……

阿布:是的!我跟你说#……#&……

路过的阿麻吕:??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万花谷新出版《论熊孩子的教育》:各位家长们,你可有这样的烦恼,你的孩子很熊!还欺负别的小朋友!想让你的孩子变得成熟稳重吗!想让你的儿子变得充满男友力吗!教育是人生大事,教的好,熊孩子也能有大成就!教的不好,以后可能媳妇儿都娶不到!本书可以告诉你教育熊孩子的精髓!欲购从速,先到先得!

叶凡翻开书,只见书上写了几个大字:都是爱情的力量!

叶凡:????

——

打酱油的叶芳致:洛风,我告诉你哦,真不是兄弟出卖你,我也也是为了你好才告诉你七夕正好把剑铸好了。咳咳,放心吧,裴元收买我的化玉玄晶肯定也有你一份。

洛风:???

裴元:微笑.jpg

——

小时候的洛风搬着板凳坐在纯阳宫门前,后面飘着旗子:静虚招弟子。

静虚弟子们:说起来你们不信,我没见过师父,当时拜师的时候只有大师兄在。你问我为什么当时会选择加入只有那么小的大师兄主事的静虚?当然是大师兄长得可爱呀!练剑累了都可以看脸治愈!

卓凤鸣:……

上官博玉:……

于睿:……

李忘生:???

裴元:呵呵。

谢云流:就算是你们师父我在,你们也能看脸治愈。

静虚弟子:………………

洛风:对!

裴元:呵呵。


评论(48)
热度(66)

2017-08-28

66  

标签

裴洛